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银环超市 > 朝阳沟原型人物追踪

http://perthwatch.com/yhcs/239.html

朝阳沟原型人物追踪

时间:2019-07-05 09:5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仅搜刮题目

  ·河南省直机关优良廉政豫剧巡

  ·九零后看大戏――我

  ·大型廉政现代豫剧《全家福》

  ·现代豫剧《丹渠情》首演受欢

  ·【严重表演资讯】怀想伟人

  ·国度艺术基金赞助项目 豫剧

  ·我市举行首届豫剧大赛颁奖盛

  ·西安市豫剧团表演预告

  ·豫剧:乡音乡味,大雅大俗

  ·国度艺术基金赞助项目 豫剧

  ·国度艺术基金赞助项目 豫剧

  ·反腐题材豫剧《好好过日子》

  ·国度艺术基金赞助项目 豫剧

  ·国度艺术基金赞助项目 豫剧

  ·豫剧《焦裕禄》全省巡演走进

  ·留念豫剧大师崔兰田诞辰90

  ·豫剧唐派传人贾廷聚和戏曲

  ·李朋杰与他的潘相公

  ·大型新编廉政汗青豫剧《张

  ·典范豫剧现代戏《向阳沟》

  ·豫剧名家贾文龙如意湖畔收

  ·《梨园春》“中国豫剧百团

  ·出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吴心平

  ·尝试豫剧《无事生非》留念

  ·出名豫剧表演艺术家虎美玲

  ·“芳华点亮豫剧”河南豫剧

  ·现代豫剧《向阳沟》看父母

  ·金不换主演实景豫剧片子《

  ·沙河豫剧团90后“名角”董

  ·“中国豫剧百团争霸”复赛

  ·豫剧表演艺术家肖秀莲收23

  ·豫剧名家李素芹唱腔专辑出

  ·83岁出名豫剧表演艺术家、

  ·党玉倩为母亲节献礼 豫剧

  ·豫剧《名家名段戏曲演唱会

  当前位置:注释

  《向阳沟》原型人物追踪

  戏龙 2013-07-28 07:57

  在《村落》第一期的《大槐树下》小栏目里,播出了《趣看向阳沟》,很多观众暗示很感乐趣,我们特地写下采访中的趣事花絮,让您多看一些,多领会一些。

  “走一道岭来,翻一架山,山沟里空气好,其实亲鲜----”每当哼起这脍炙生齿的唱词,忍不住让人想起惊动一时的现代豫剧--《向阳沟》;忍不住让人想起那段旧事、阿谁时代。昔时,“银环”和拴宝的恋爱故事已经传染和激励了几多人,剧中的人物抽象早已深切人心,就连“银环妈”、“二大娘”、“巧珍儿”的名子也到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境界。然而,现实糊口中这几位人物原形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今天他们别离糊口在哪里?日子过得好吗?家庭幸福吗?连续串的猎奇和疑问,促使记者踏上了向阳沟------这片充满传奇色彩的地盘。

  本来向阳沟名叫曹家湾,这个名子来历于《卷席筒》的故事,至今村里还保留着“曹家大院”遗址,“苍娃”的典故也是四处传播。本来这曹村人都姓曹,后出处天“苍娃”之史、洛阳知府曹保山犯了大罪,为免牵连,全村族人连夜更姓为“赵”,大要取韵不异,以示不敢忘本吧!一九七八年一曲《向阳沟》红遍全国,曹家沟从此正式改名为向阳沟。

  人未进村,我们就曾经感应了向阳沟的异乎寻常,一垅垅玉米、一排排高粱像排队的礼兵在顶风面立,公然同戏里描述的一模一样。村口,碰上一群年轻的大嫂正洗衣服,她们对向阳沟的故事也是耳熟能详。传闻我们要采访“银环”大师人多口杂的告诉我们,银环早就嫁到大冶镇西施村一个名叫山怀的小山村了,不外今天见银环到向阳沟水库上班了。获得这个动静,登时让我们兴奋起来,预备先到水库去,可是俄然发觉话筒坏了,没话筒还怎样采访?于是步队又一分为二,找银环的找银环,修话筒的修话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修话筒的车还没回来,眼看落日西下,今天的采访打算生怕要泡汤了!

  几近失望时,终究听到那熟悉的喇叭响了起来,几小我渐渐跳上车直奔水库而去。路上谁都没措辞,大师都担忧天快黑了找不到银环,人人心中都悬着一个大大的问号,而这个问号跟着山路的上下波动愈加强烈。

  突然,同业的村长大叫了一声:“银环姑,快泊车,这就是银环!”一刹间,车停了,看着笑靥如花的我们,“银环”被子弄得一头雾水,由天事先没有通知她,搞得银环还怪欠好意义呢!

  本来,银环并不是上山下乡的知青,而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乡间人。她也没念过高中,充其量也就是个高小文化。昔时杨兰春把她写进戏中大要是感觉她央上有那么一股子肯吃苦、不服输的个性吧!至今我们仍能从她的眸子里感受到她昔时的神采。

  刚到向阳沟就听别人说起,银环不是太爱措辞,也不是太好沟通,这么多年来显得不断很低调。昔时《向阳沟》可谓大红大紫,银环也一步步被保举到乡里、县里、市里直到当上省人大代表。也曾遭到过地方、省、市各级带领接见。在开人大会时,别人对她充满了和我们一样猎奇的表情,围着她、跟跟着她,要她签名,但她都因欠好意义而回绝了。这么多年来她照旧是平平平淡的糊口,无论头顶上有无光环的覆盖,她都一如千百万通俗中国农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世无争的糊口在属于她本人的世界。

  谈到过去的岁月,银环脸上擦过一阵红晕,“年轻时老积极,肯劳动”。没想到外表缄默寡言的银环也有着一颗争强好胜的心,而这种长进发自对重生活的热爱,不计任何前提和要求。

  银环做梦也没有想到从七三年到此刻不断在乡计生办兢兢业业、结壮工作的她,在一夜之间说下岗就下岗了。连她本人也奇异,二十多年了,干啥事从不敢有半点草率之外,为什么到老了不可了呢?

  本来;她从加入工作到此刻就不断没有正式手续。以她的前提面言不用说转个正式工,只需她情愿当个干部以至带领都有不成问题。可是一贯诚恳巴交的银环只晓得干活哪里会想到那么多条条框框,这不,连两年前内退年每年发的千把块钱的糊口费也没有了。本年春节她的儿子又被车祸夺去了生命,这对银环来说无异于好天轰隆,如许一来她对人生、对名利看得更透、更淡......

  银环的爱人叫张平炎,是大冶镇的一名通俗工人。后来回籍务农,鼎新开放后颇有经济思维的张平炎开了一家铝厂,开首风风火火的红了好一阵,可是几年后经济效益却急转直下,日新月异,不得已倒闭了。下岗、儿子遇难、经济穷困这连续串的冲击让银环苦不胜言,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忧伤。

  银环八十六岁的老娘身体还算健壮,年轻时很能干,她的儿女小时候都怕她,此刻老了,身边也离不开人了。银环目前还和杨兰春、魏云等艺术家还连结着联系,可是她一直认为戏只是戏,本人是本人,过去的时代让人迷恋,此刻老了,也干欠好了

  “拴宝”今何在

  提起“拴宝”,人们脑海中还会浮现出阿谁强硬、热诚、俭朴的棒小伙,村长告诉我们原型“拴宝”早已“远嫁异乡”当上上门女婿了。在野阳沟年轻一点的人都不太认识他,“拴宝”也多年没回来了。这一点又勾起了我们对他的猎奇心,“拴宝”为什么要分开向阳沟呢?于是我们又来到了卢店镇吴岗村,乡下的小道煞是狭小,一不小心就可能串到通往别村的路上。在吴岗村的村头上住着一户人家,向他们打听拴宝的环境,年轻的女仆人警惕的望着我们说:“找他干啥呀?他又不会唱戏!”当我们申明来意后,男仆人忙不及的把我们领到了拴宝的住处龙潭沟。“拴宝”住的可是很奇异,不在山顶,不在山脚,而是山坡两头的一小块凹地,就是那样“悬”在空中似的。三间破堂屋、一口洪流缸、一棵山梨树便形成了他们一家七口的安居乐业之所。跟我们同来的小伙子没到屋前就冲着里面喊:“姐,来客啦!”本来他是“拴宝”没出五服的内弟。这时从屋里出来一个清洁利落的中年妇女,她就是“拴宝”的爱人刘春孩。见我们来了她忙不及的为我们搬了几把大小纷歧的凳子,正巧这个时候“拴宝”回来了。

  看到我们的摄像机镜头对着他,“拴宝”显得很羞怯,忙把锄头竖起来盖住了脸,把头扭过一边说:“先别拍,先别拍,说措辞再拍。”在他的几回再三对峙下我们只好作罢。然后他便起头了漫长的洗脚过程,一边洗一边有一答没一答的和我们聊着。本来“拴宝”真名叫赵拴柱,二十年前经人引见和小他十岁的刘春孩结了婚,并成了上门女婿,现更名刘现省。

  我们问他和戏里的“拴宝”象吗?他一咧嘴笑了,要说他象“拴宝”,可能是昔时在学校时从不落在别人后头,不断很积极,干活呀,推水车呀,在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中表示都不差吧!他并不晓得被作家写进了脚本,直到有一天看到村里放《向阳沟》这部片子时,才晓得剧中的人物原型就是本人。在年天然灾祸时,他的父母病饿交加倒霉归天,后来不再大伙,哥嫂也和他分了家,只剩“拴宝”一小我伶丁孤立的过日子。乡亲们可怜他一小我难以糊口,就为他和刘春孩牵了线,搭了桥。刘现省不肯与外界过多接触,也不情愿表露本人的身份,几十年风风雨雨中,他都把本人裹的严严的,一家人也踏结壮实的过着泛泛人的日子。

  措辞间刘春孩从地时刨了一堆花生,熟练的择好、洗净、煮熟,香馥馥的花生就象刘现省一家的日子一样,既不清淡也不乏味,时不时透出一丝丝甜甜的味道来。

  此刻刘现省的大儿子在北京一家公司做保安;二儿子十七岁曾经初中结业;十一岁的小女儿得机警可爱很象她的妈妈。言谈中我们感受到他们的日子虽不算敷裕但弥漫着温暖和幸福,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在我们分开他家时,刘现省指着两块宅基地和一堆堆的红砖头兴奋的告诉记者,这是给两个儿子预备的材料,年前就要动工了,房子是糊口的重心,儿子是生命的但愿。

  “辣妹子”巧珍

  在大冶镇垌头村,“巧珍儿”可是个大名人儿,村里的老老极少、上上下下没有不喜好她的。所以我们几乎没有费什么周折就找到了她家。我们人没进门,就见巧珍儿家的大白鹅昂着警惕的脖子在门口嘎嘎大叫,仿佛在思疑我们的身份似的。能够说糊口中的巧珍和《向阳沟》中的巧珍就是一小我。她快人快语、泼辣斗胆、敢爱敢恨。在人们印象中,巧珍强硬的个性,两个翘翘的羊角辫,都显得那么亲热、那么热情。昔时的巧珍现在已是大娘容貌,见我们“闯”进门,正垂头肃花生的巧珍佳耦忙不及的站进来了。领会我们此行的目标后,她欠好意义的说:“没啥、没啥,老难看”。说完脸上一片绯红。提起来巧珍目前的糊口才算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八岁时家里就给她订了一门婚事,丈夫叫李根松,十九岁时两人结了婚,一桶红薯面条,一斤棉花,一条被单就算办了事。几十年风风雨雨,她和丈夫相濡以沫,别看是娃娃亲,可两人豪情好着咧!不久前丈夫从镇供销社退休了,两口儿就和孩子们一路共享嫡亲之乐。

  巧珍是个勤快人,从刚进婆家时住的一孔破窑到此刻青砖碧瓦的两层小楼,她和丈夫吃了几多苦、受了几多累,此中的味道只要他们本人最清晰。八十年代初,巧珍省吃俭用攒了几个钱和别人合伙买了全村第一台拖沓机,后来又培育大儿子跑运输,本人家又开了代销点,家里陆连续续添了打麦机、扬场机,日子一天天红火起来,全家八口人可谓人丁畅旺,又加上儿子、媳妇、孙子都很孝敬,所以呀,巧珍儿家的小日子过得真是美滋滋的,让人爱慕不已。

  在巧珍大娘家,堆满了新摘回来的花生、玉米,一串串火红的辣椒,还有一架紫丁丁的葡萄------这不,巧珍儿大娘又蒸好了一锅红薯面花卷,一小我“发”给我们一个,捧着热气腾腾的馒头,我们的心也暧得暖洋洋。

  评论内容:(不克不及跨越250字,请盲目恪守互联网相关政策律例。

  戏剧网为公益网站,免费为票友、演员、剧团宣传推广。若是加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