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殷集 > 郭永秉︱古人如何降落到草木之上?——与刘钊教授商榷

http://perthwatch.com/yj/112.html

郭永秉︱古人如何降落到草木之上?——与刘钊教授商榷

时间:2019-06-23 06:1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核心传授、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拜候传授 郭永秉

  研究上古汉语词义离不开对晚期古文字特别是晚期表意字字形的阐发,裘锡圭先生在《文字学概要》中专辟一节“字形在词义研究上的感化”,就古汉字字形(特别是表意字字形)对词义研究的感化,以及按照字形研究词义需要留意的问题作了深刻的阐述

  [裘锡圭《文字学概要(修订本)》,商务印书馆2013年,140-147页]

  。古文字学者对这一方面的问题不断颇为注重,以至试图通过表意字字形,来找出语词被遗忘的或者是被曲解的本义(例如裘氏《文字学概要》等论著及第出的“保”的本义),这是很值得倡导的研究路径。此外我认为,古文字学者在此中,仍应充实尊重旧注词义训解的合理成分,以言语学的方式和逻辑客观看待词义,脚踏实地地处置文字和语词之间的联系与区别,力图把字形和词义的研究连系得更好、更充实。今举出一例加以评析,并提出我们的见地,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斧正。

  刘钊先生在1997年和2018年别离著文,会商“集”的形义问题。概言之,刘氏认为“集”字从晚期古文字字形看,象鸟在天上翱翔或飞翔并下落到树上,因而认定“集”的本义有三个:“下降”“栖止”“堆积”,对晚期典籍中大大都被注释为“栖止”“依就”“成绩”的“集”,他主意也都能够注释为“降”,以至有一些只能注释为“降”( 刘钊《金文考释零拾》,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中国言语文学系《第三届中国古文字学研讨会论文集》,问学社1997年,收入刘钊《古文字考释丛稿》,岳麓书社2005年,120-131页;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06-116页——后文对前文作了弥补深化,本文引其概念根基上根据后文)。

  遍查以纂集古代义训见长的词典《故训汇纂》,前人对“集”字的训释中,除了高诱的“下也”(《淮南子·说山》“雨之集无能霑”高诱注)和朱熹的“鸟飞而下止也”(《楚辞·九章·惜诵》“欲高飞而远集兮”朱熹集注)之外,似乎没有几多人留意过“集”的本义中有“下降”之义(关于高、朱二氏的这两处注释,详下文),虽然三十多年前曾有学者提出这类见地并试图加以证明,但并没有惹起任何注重(亦详下文),所以若是刘氏此论失实,能够当作操纵古文字字形找到被轻忽的本义的一个佳例,并证明《汉语大辞书》为“集”列出的“降、坠落”这一义项。但我们认为,刘氏的论证生怕很难成立,“集”的本义中并不包含“降”义。

  刘氏会商“集”的本义,字形方面最主要的按照就是,“集”字的古文字字形中有一种在他看来未被注重的特殊写法,即其文中所列举的图一D、E和图二A的例子:

  [《甲骨文合集》(下简称《合集》)17455=图一D]

  (《合集》17867正=图一E)

  (《合集》6979=图二A)

  为便于察看会商,这几个字形都取自刘钊主编的《新甲骨文编》[刘钊主编《新甲骨文编(增订本)》,福建人民出书社2014年,248页]。 刘氏对这几个字形的描述如下:

  图二A字上部是一个展翼翱翔的鸟,下部从“木”,写法与图一E形很接近,只是两头偏右部似乎有一个雷同“夕”或“月”字形的形体,不知是泐痕仍是字的笔划,……图一D、E和图二A所从的“集”字其字形所表示的抽象,鸟都没有间接落在树上,即鸟的脚爪部门和“木”并没有完全相接,特别是图一E和图二A所从的“集”字,表示的更是鸟在天上翱翔或是鸟在飞翔并下落的外形,与图一A(引者按:指《合集》18333)暗示鸟落在树上的抽象是有必然不同的。(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07页)

  我们看一下《合集》17867正和《合集》6979的原拓:

  《新甲骨文编》对前一字的翻转批改根基精确,但对后一字上部飞步履物的展翼部门的处置则有失误,上半同党被误摹成了“屮”一类写法,其实上下该当作对称的羽翼之形。附带一提,将《合集》6979的动物身体部门与《合集》17867正的字形两比拟较,可知《合集》6979也该当是雷同《合集》17867正的铰剪尾的写法,只是刻写或者墨拓时略为苟简所致。刘氏说这两个字“表示的更是鸟在天上翱翔或是鸟在飞翔并下落的外形”,这是有问题的。这两个字与一般的“集”字较着有别处一目了然,木上之动物皆是“展翼翱翔”以至是曾经飞越了树梢之形(《合集》6979),而并不克不及看出“飞翔并下落”的模样形状。

  我们晓得,古文字公认的“集”字,都是从“隹”“鸟”之形的。这两个在树梢上方展翼高飞的动物,事实是不是“隹”或“鸟”,起首是需要论证的;纯就字形而言,它们所从之形与甲骨文 《合集》27990、《合集》31001等字所从反倒更为接近,这一类字过去多权宜隶定作“燕”,相关释读看法纷繁,迄今未能定论(相关会商可参看刘云《释“鷧”及相关诸字》,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核心网站,2010年5月12日;此文仍从旧说,主意《合集》17867正之字所从为“鸟”、全字应释为“集”)。

  唐兰《读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早已指出,《合集》17867正(即《粹》1591)之形“非集字”,将它隶释为从“木”从“燕”之字(《唐兰全集》第十册《遗稿集》卷二,上海古籍出书社2015年,531页)。 我们并不是说这种展翼高飞的形体必定不克不及暗示“鸟”,但《合集》17867与《合集》6979的字形是不是“集”,这确实是一个远未取得共识、有待细心论证的问题。

  好比,起首似乎该当从逻辑上解除这个字释为“枭”的可能性,刘氏只对被何琳仪先生释为“枭”的《殷周金文集成》(下简称《集成》)3657、8696两个字形作了回嘴申明,但其所言按照是这两个字形上部不像“枭”(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09页),这自是无的放矢之论,《说文》本只说“枭”字从鸟(或鸟头,段注删“头”字)在木上,自来从无人说过“枭”字上部象枭形、把“枭”视作一个特殊形声字。不外《集成》3657、8696这两个作为族名的字该当都是“集”字倒没有问题。问题是“枭”字的来历若何,有待研究。我颇思疑甲骨文中《合集》17867正这类象鸟在天空翱翔的字形就是后来“枭”的泉源,该字可能就是“翱”的初文(“翱”虽是幽部字,但从“皋”声的字多与“高”“号”“桥”等宵部字通用或同源,参看高亨、董治安《古字通假会典》,齐鲁书社1989年,710-712页),姑记此聊备一说,惟请读者留意,此字并不必然地该当释为“集”。因而,在前提有疑的环境下,就不克不及径据这两个字形来揣度“集”能够暗示鸟翱翔的意义,天然更无法推出“集”字有“鸟在飞翔并下落”的意义。现实上,从辞例比力完整的《合集》6979文例来看,这个字释为“集”或从“集”之字也并无必然性。

  刘氏把图一D(即《合集》17455)、图一H(《合集》15664)与图二T(即《集成》3657)的配合特征“脚爪部门和‘木’并没有完全相接”,视为与一般“集”字表示“鸟落在树上的抽象”的不同,并为其文第三部门主意这一类字形“强调鸟下落于树的动态”张本。这生怕是对字形的过度说解,造字、写字、用字的前人大要不会有刘氏的这种理解。我们看刘氏文中所举的《近出殷周金文集录》三166的“集”字(即《流散欧美殷周有铭青铜器集录》208)作:

  按照刘氏对字形的阐发,莫非我们竟要认为,这个字形暗示的是两只鸟正在从树梢顶层落到下面的树枝上吗?若真作如许的注释,无疑是把古文字字形的表意性看得太机械了。古文字的写刻终究分歧于素描画图,对某些细节并不切确地讲究合适客观现实,若是对这些本来并不区别字义的微细差别求之过深、过度推阐,极易形成研究上的曲解与紊乱。

  更值得留意的是刘氏所举《合集》17455的字形,此字地点之甲原拓如下:

  刘氏作释文及申明如下:

  《合集》17455说:“□□[卜],□贞 梦(?)集鸟(此字不必然是‘鸟’字,也有可能为‘乌、枭’一类的字) 告于丁,四月。”古代常见将“凤”“乌”等飞禽下降于某处视为吉祥或灾异的记录,此条卜辞的辞意大概与此相关。( 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12页)

  此一字形十分主要,刘氏疑释“鸟”之字,很可能并非零丁一“鸟”字,不然此字独有一行,上方无任何一字(即便躲避卜兆,恐亦不会刻作如斯),行款可说十分特异。细心察看这个所谓“鸟”字,全身稍向右下倾斜,鸟腿伸直,张开爪形,其实也是“集”字的一个部件,也就是说,它很是可能是栖止在右侧树枝上的“鸟”;再看左侧断边部门,也模糊可见“木/桑”之形树梢部门的笔划,由于残损严峻,左侧树枝之上有无“鸟”形则无法断言。能够推想,在第一行“鼎(贞)”字之下该当没有再刻字,而在第二行“梦”字下该当是刻了一个大大的繁形“雧”字。此片“集”字的写法能够证明,所谓“甲骨文中只要‘集’,未见‘雧’,可能与甲骨文属于‘俗体’,因未便刻写从而构形惯于‘趋简’相关”[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09页引陈剑说(注4)]一类猜测,可能是不准确的。这个“雧”字上部的“隹”“鸟”之形,在都表示出鸟足立于树枝的环境下,既能够画出同党暗示刚飞就于树梢,也能够不画同党暗示已栖止在树上,且这两种“鸟”形写法同时在统一个“雧”字字形中呈现,正申明“集”字毫不可能同时具有“下降”、“栖止”这两个互不具有引申关系的意义,不然,《合集》17455之形到底要暗示的是“集”的哪个本义?

  以上对刘氏用以证明“集”字本义中有“降”义的古文字字形按照作了阐发。下面来看词义部门。

  刘氏主意,“下降(下落)”“栖止(逗留)”“堆积(调集)”这三个意义是“集”晚期的三个义位,三个义位都是本义,不具有引申或假借的关系,并认为,在晚期典籍中的具体词句中,这三个意义往往是能够通用的,特别是动作的发出主体是飞禽时;可是当动作的发出主体不是飞禽时,这三个意义有时就不克不及通用,特别是“下降(下落)”这一本义,与“栖止(逗留)”和“堆积(调集)”这两个本义有时完全不克不及通用,而最为人所轻忽的,是他所主意的“下降(下落)”这一本义。

  在这里该当提一下,刘氏所谓“通用”的寄义比力出格,并不是文字学上的“通用”概念,现实上他的意义是古书里有些词句里的“集”字,既能够注释成“下降”,也能够注释成“栖止”或“堆积”。可是,客观具有于一句话里面的语词,总有措辞人、写作者固有的、切当想要表达的某个意义,怎样会呈现某个词在一句话里面既能够暗示A义,又能够暗示B义、C义,而A和B、C两义之间又完全没有语义引申关系的现象呢?措辞人、写作者所要表达的意义,莫非底子是不成捉摸、随读者听者的企图来决定的吗?这在词汇学理论上若何合理注释?好比,《诗·周南·葛覃》的“黄鸟于飞,集于灌木”的“集”,按照刘氏的看法,既能够注释成“下降(下落)”,也能够注释成“栖止(逗留)”,又能够注释成“堆积(调集)”,这在训诂学上真的能够成立吗?

  刘氏为证明晚期典籍里动作主体是飞禽的那些句子中的“集”能够注释成“下降”“下落”义,举出古书的十二例(例12-23)语料,而紧接着的例24是《小雅·小宛》的如许两句:

  温温恭人,如集于木。

  以上所引典籍中的“集”字除最初的第24例动作主体为“人”之外,其余诸例的动作主体都是飞禽。这些“集”字保守注疏大都无注或训为“止”或“安集”。其实这些“集”字正属于既能够训为“下落”,也能够训为“逗留”,又能够训为“堆积”的。(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15页)

  这段话讲得颇有些模棱:所谓“这些‘集’字”能否包含了《小宛》的那一个“集”?进而需诘问的是:“温温恭人,如集于木”的“集”,能否也可同时作三种训解?若是能够,两三千年前的“人”将以何种体例“下降”在树上(是从更高处跳下到树上的吗)?若是不克不及够,那么为何动作主体是飞禽的那些句子里的“集”,却必然要包含了所谓的“下降”义,而旧注及凡是的理解倒是不成接管的?

  现实上,《小宛》的这两句与下面“惴惴小心,如临于谷”两句相对为文,“如集于木”是说比如依就在树木之上(其实也是将“温温恭人”比方为栖止于树的鸟),描述唯恐掉落的心态(“如集于木”,毛《传》:“恐坠也”),这个“集”是毫不能注释为“下降”“下落”的。《诗·周颂·小毖》:“未堪家多灾,予又集于蓼。”毛传:“我又集于蓼,言辛苦也。”郑笺:“集,会也。”蓼草味辛,故比方辛苦、不顺。这也是把人喻作鸟,就止于蓼上,“集”字用法与《小宛》极为接近,当然也没有法子注释为“降”。

  刘氏似乎认为,对飞禽而言的“集”字,就都能够注释为“下降”“下落”了,其实这种考虑既不周全,也是被前述误释的甲骨文“集”字字形所误导、障蔽的成果。禽鸟集就于树木的过程,并不必然都是由上至下的位移,逻辑上也能够是平飞,更能够是自下而上飞就于树木,这些位移的过程及标的目的并不在“集”的词义核心关心的范畴,我们只需看《庄子·逍遥游》下面的这句话就大白了:

  异鹊自南方来,翼广七尺,目大运寸,感周之颡而集于栗林。

  这只“异鹊”先碰着了庄周的额头,然后“集”于栗林,栗树无论若何比人要高得多,这就申明异鹊“集”的动作是自下往上翱翔所达致的成果,断不克不及注释为“降”。按照刘氏的见地,直到魏晋典籍中动作发出主体是飞禽的那些“集”字,仍都最适宜训为“落”“下落”( 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15页), 可我们晓得,禽鸟中有一些是并不长于高飞,但却能够栖止于墙垣或树上等高处的,例如鸡(《诗·王风·君子于役》“鸡栖于埘”、汉乐府和陶潜《归园田居》“鸡鸣桑树颠”、蔡邕《琴赋》“鸡鸣高桑”、杜甫《羌村三首》之三“驱鸡上树木”),如依刘氏之新解,是不是就不克不及说鸡“集”于埘(或者树)了呢?或者莫非要在禽鸟中再细加区分,有些禽鸟的“集”可兼三义,而鸡这类禽鸟的“集”只要“栖止”“堆积”义?《晋书》卷八三《江逌传》:“(逌)乃取数百鸡以长绳连之,系火于足。群鸡骇散,飞集(姚)襄营。襄营火发,因其乱,随而击之,襄遂小败。”请问,这个“飞集襄营”的“集”又看成何解?

  对古书中的“降集”“陨集”等复合词,刘氏认为像《汉语大辞书》那样注释为“下降而堆积”“下落堆积”都是不合适的,主意它们都是同义并列复合词,“集”也是“降”的意义(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14页)。 然而,若是它们是同义并列复合词,为什么我们在古书中从来看不到“集降”“集陨”“集下”如许的复合词,却只能看到“降集”“陨集”“下集”(见《汉书·眭弘传》)这种词?这莫非不是正好申明,“降/陨/下”和“集”是具有先后次序的两个相承的动作、“集”并不等同于“降”一类动词么?

  《诗·卷阿》《采芑》中两见的“亦集爰止”(一言凤凰,一言隼),刘氏说“集”“止”对文,成心蕴上的不同,“集”训为下降,“描画的恰是鸟从天而降并逗留在树木上的两个动态过程”。 可是他在此处没有对“亦集爰止”句的语法布局和语义作阐发,不知是什么来由。

  此句旧有歧解颇多。按照《尔雅·释诂》、毛《传》,“爰”当训“于”,毛《传》注释此句为“集于(其)所止”,这一理解为后来大大都注释此句的人所服从,所以“集”“止”二字按照他们的理解并不是描画所谓“两个动态过程”。《卷阿》郑《笺》云:“凤凰往飞翙翙然,亦与众鸟集于所止。众鸟慕凤凰而来,喻贤者地点,群士皆慕而往仕也”,郝懿行在郑《笺》的根本上认为,《卷阿》以凤凰作喻,“广言人才之盛”,“‘亦集爰止’,由野而升朝也”(郝懿行《诗说》卷下,齐鲁书社2010年,459页), 这些注释虽稍涉阐扬,但足以显示句中的“集”并不暗示“降”义。

  第二种注释是将“亦集爰止”的“爰”当作两个动词之间的毗连词,功能相当于“而”(高亨先生注:“爰,犹而也”,《诗经今注》,上海古籍出书社2009年,421页),其语义布局则可参考《楚辞·天问》“女歧缝裳,而馆同爰止”,王逸注:“言女歧与浇淫佚,为之缝裳,于是共舍而宿止也”,可见“馆”、“止”的关系跟“集”、“止”的关系接近,“集”字最有可能暗示的是与“馆舍”义(针对人而言)响应的“栖就”之义(针对鸟而言)。

  第三种注释是孙作云先生提出的,他认为“‘集’就是‘止’,鸟止曰集。亦、爰,皆语助词”(孙作云《杂考十四篇》,《〈诗经〉研究》,河南大学出书社2003年,52页)。按照孙说,此句“亦”字雷同《诗·召南·草虫》:“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的“亦”,如斯可照应到“亦”“爰”两字的呼应,似乎也可考虑。此外,按照俞敏先生的见地,古书中有一种“爰”的用法(旧多解作“于是”)实是“于焉”二字的连读(俞敏《〈尚书·洪范〉“土爰农事”解》,《庆贺吕叔湘先生处置言语讲授与研究六十年论文集》,语文出书社1985年,21-28页),那么“亦集爰止”也能够理解成“亦集于焉止”,此句即当大致雷同《诗·伐鼓》《斯干》所见的“爰居爰处”一类意义,“集”“止”语义接近。明显,无论取何种说法,“亦集爰止”的“集”,都不适合注释成“降”。

  从甲骨文不断到战国曾楚文字的“集”字,都表示出隹、鸟栖就于树上之形,晚期古文字“集”的鸟足爪部门往往可见,有些以至将鸟与树粘合在一路(如《合集》18333),后来战国楚文字中“木”旁与“隹”左侧竖笔合为一体的支流写法,应即出自此类写法的一种延长简化。这些字形特征是与“集”的词义慎密共同的,并非随便为之。史杰鹏先生把上博简《彭祖》4号简的“椎”字释为“集”,训为“就”;刘钊先生附和释“集”之说,并主意训“降”:

  马承源(2003:124)所载上博楚简《彭祖》简4说“既只(跻)于天,或(又)椎于渊,夫子之惪(德)登矣。可(何)丌(其)宗(崇)!”文中“椎”字学界有多种释法,此中史杰鹏(2005:180)释为“集”的看法最为可取。不外他将“集”读为“就”似可不必。文中的“集”与“跻”对文,“跻”训为“登”,“集”正好训为“降”。“跻于天”“集于渊”的主语是“龙”,此处是用“龙”的起落来比方夫子之德。《抱朴子·吴失》篇有“飞龙翔而不集”的话,申明描写“龙”可用“集”。《说苑》卷九有“昔白龙下清泠之渊”句,《论衡·道虚》有“龙起云雨,因乘而行;云集雨止,降复入渊”句,“下清泠之渊”之“下”和“降复入渊”的“降”,正相当于《彭祖》“又集于渊”的“集”。(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12页)

  按史氏释此字为“集”的字形按照只要“古文字中,写成上下布局和摆布布局常常无别”这一点[史杰鹏《上博竹简(三)正文补正》,《古文字论集(三)》,《考古与文物》2005年增刊,180页], 按照并不充实,此字写法与“集”的固有特征不合,也在战国文字中找不到可相对应者,其实只能释为“椎”(参看徐在国《也谈上博三〈彭祖〉中的“椎”》,《中国文字学报》第6辑,商务印书馆2015年,95页)。 第二是简文此处所描述的为何。刘氏认为是该句说“龙”的起落,此恐为揣测之辞。《彭祖》此简已被程鹏万先生调入上博简《竞公疟》篇,与该篇5号简缀合,可知“既只”二句出此刻晏子所引的赵文子奖饰范武子德性的话中(程鹏万《上博三〈彭祖〉第4简的归属与拼合》,《古籍拾掇研究学刊》2015年第4期,37-38页),由于简文出缺,只晓得其前文是“使丌(其)私祝史进……”,“既只”二句所谈的到底是什么,底子是不清晰的,所以“只”“椎”两字释读还有待研究,目前似当以白于蓝先生读“只”为“跂”(白于蓝《战国秦汉简帛通假字汇纂》,福建人民出书社2012年,281页;《方言》卷一:“跂,登也”)和拾掇者李零先生读“椎”为“坠”的看法较为合理。

  下面阐发一下《淮南子·说山》“雨之集无能霑”高诱注“下也”和《楚辞·九章·惜诵》“欲高飞而远集兮”朱熹集注“鸟飞而下止也”的问题。

  其实这两处都是注释者随文释义,难以作为“集”有“下降”本义的语料证据。“雨之集无能霑,待其止而能有濡”的“雨集”,语出《孟子·离娄下》“苟为无本,七八月之间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句,这个“雨集”该当是强调夏日雨水丰沛稠密的形态,不是一般雨落下来的意义,不然无法与“涸可立待”构成对照,因而旧注多把此处的“集”注释为堆积、稠密,该当是对的。《淮南子·说山》的“集”也该当是堆积、稠密的意义,意义是雨水密聚并不必然能浸湿沾湿,只要当雨就止于某个地刚刚能濡湿物体(此处的霑、濡也可能取引申义,王褒《四子讲德论》:“令苍生徧晓圣德,莫不霑濡”,指的是沾溉受益)。《惜诵》的“远集”亦见《离骚》“欲远集而无所止兮,聊浮游以逍遥”、《七谏·怨世》“欲高飞而远集兮”(王逸注:“言己欲高飞远止他方”)、《汉书·东方朔传》所载《非有先生论》“今先生率然高举,远集吴地,将以辅治寡人”。可见“远集”就是“远就”“远止”的意义,与“下降”义没有间接联系。

  在释义方面更具利诱性的,应属刘氏对宾语是“命”的“集”字字义的阐发。他说:

  毛公鼎铭文说:“唯天将集氒命。”此“集”字也是“下降(下落)”的意义。动作的发出主体是“天”,“集”的宾语是“命”。“天”在上,颁赐给下界的“命”天然是“从天而降”。《郭店楚墓竹简·性自命出》:“性自命出,命自天降。”《尚书·西伯戡黎》:“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挚。”《诗经·商颂·殷武》:“天命降监。”比力可知,毛公鼎铭文中“唯天将集氒命”中的“集”,就相当于上引典籍中的“集”,就相当于上引典籍中的“降”。这是古文字材料中“集”字用为“下降(下落)”之义最早、最明白的例子。(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13-114页)

  并举出《诗》《书》的如下例子为证:

  《诗·大雅·大明》:天监鄙人,有命既集。(毛《传》:集,就。)

  《书·顾命》:肄不违,用克达殷,集大命。(孔《传》:文武定数陈教,虽劳而不违道,故能通殷为周,成其大命。)

  《书·君奭》:君奭,在昔天主,割申劝宁王之德,其集大命于厥躬。(孔《传》:在昔上天,割制其义,重劝文王之德,故能成其大命于其身。谓勤德以受命。)

  《书·文侯之命》:昭升于上,敷闻鄙人,惟时天主集厥命于文王。(孔《传》:更述文王所以王也。言文王圣德明升于天,而布闻鄙人居。惟以是,故上天集成其王命,德流子孙。)

  起首该当认可,古书里关于天(帝)降命的说法良多,刘氏所举《诗》《书》里“降威”“降监”的讲法尚不敷贴合,《性自命出》里“命自天降”的“命”按照郑玄《中庸》注的讲法是“天所命生人者也,是谓人命”,与其所会商的统治者所得的“天命”也不完满是一回事,下面还能够弥补一些例子:

  《书·多方》:天惟时求民主,乃大降显休命于成汤,刑殄有夏。

  《书·金縢》:呜呼,无坠天之降宝命,我先王亦永有依归。

  《书·酒诰》:惟天降命,肇我民惟元祀。天降威,我民用大乱丧德。

  《逸周书·五权》:昔天初降命于周,维在文考克致天之命。

  《汉书·董仲舒传》:固天降命不成复反,必推之于大衰尔后息与?

  更该当弥补的,则是刘氏未引及的前人曾经提出的雷同说解。何剑熏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出书的《楚辞拾渖》注释《天问》“皇天集命,惟何戒之?”,有如下一段:

  剑熏按,旧注不妥。“皇天集命”为古代一句成语,即有命受之于天也。在天来说,则为集命。《毛公鼎》:“天将集厥命。”《书·君奭》:“在昔天主,周田观文王之德,其集大命于厥躬。”如斯,则集当训降。《广韵》:“降,下也,归也,落也。古仓切。集,聚也,会也,就也,成也,安也,象也,秦入切。”古属见母,秦属从母,但《广韵》降字,又音下江切,属匣母。匣、从可互转,故集可读为降。《孟子》:“七八月之间雨集。”即七八月之间雨降。《淮南子·说山训》:“雨之集无能霑,待其止而能有濡。”高诱《注》:“集,下也。”……集命,亦有径用降命者,如《逸周书·五权篇》:“昔天初降命于周”。降命与集命互用,是集命即降命。(何剑熏《楚辞拾渖》,四川人民出书社1984年,76-77页)

  除了主意“集”可读为“降”这一点之外,何氏的其余看法都与刘氏不异。但何、刘二氏的见地,生怕都无法成立。从逻辑上说,除了“降命”之外,“集命”当然也能够具有“成命”“付命”“赐命”等多种可能的注释,“集”不必然需要理解为“降”。环节在于要把所有这些语料都能讲通,而按照何、刘二氏的见地,却不克不及把上述所有宾语为“命”的“集”字同一路来作出完美注释,旧注及前人考释毛公鼎铭,从来没无为“集”字出“降”一训,其实是有考虑的。

  问题就出在刘氏所举的《顾命》这一条。刘氏认为《顾命》的“集”字跟他所举另两条来自《尚书》的例子一样,“宾语都是‘大命’和‘命’,即‘天命’。天命乃天主所赐,从天而降,所以这里的‘集’字必需训为‘降’才合适辞意”(刘钊《“集”字的形音义》,《中国语文》2018年第1期,114页)。 可是只需把这一句话地点词句引全一些,即可知此说非是:

  昔君文王武王,宣重光,奠丽陈教,则肄肄不违,用克达殷集大命。

  伪孔《传》注释为“文武定数陈教,虽劳而不违道,故能通殷为周,成其大命”。不管“成其大命”的注释能否精确,“集大命”的主语是文王武王这一点,从语法上看是毫无问题的(助动词“克”兼领“达殷”“集大命”二事),刘氏认为此句“集大命”的发出者也是“天主”,无疑是错误的。况且此句汉石经作“通殷,就大命”(顾颉刚、刘起釪《尚书校释译论》,中华书局2005年,第四册1726页), 与“集”字响应之字作“就”,更可见“集”毫不能注释为“降”(“就”字毫不可能有“降”义,按照刘氏的理解,必需把“就”也读成“集”),主语也不克不及是天帝。李学勤先生近年对“达殷”“通殷”提出了很主要的新解,值得我们参考:

  《顾命》……“达”与“通”,“集”与“就”都是同义字,《孔传》即训“达”为“通”,说:“通殷为周,成其大命。”不外什么是“通殷为周”不很清晰,以此注释钟铭,尤不成通。

  《逸周书·世俘》说:“武王成辟四方,通殷命,有国。”正文者有各种猜测性的讲解,庄述祖引《顾命》对比,获得孙诒让的必定。此刻看来,“通殷命”应即钟铭的“达殷之命”,也是以“命”作宾语。

  我揣想“达”在这里最好读为古音同属透母月部的“彻”。“达”和“彻”不只同音,在典籍中还常互训,如《左传》昭公二年杜预注:“彻,达也。”《楚语》韦注:“彻,通也。”也与“达”同训。“彻”还有一层意义,就是拔除,如《礼记·丧大记》郑注:“彻或为废。”《礼记·大射》注:“彻,除也。”这刚好与“黜”字同义,如《周语》韦注:“黜,废也。”《书序》孔疏:“黜与除,其义一也。”《书序》有“成王既黜殷命”,“达殷之命”如读作“彻殷之命”,寄义与之相当。

  “彻命”见于周初的何尊(《殷周金文集成》6014)。尊铭称何之父“有毖于天彻命”,“毖”意为功绩,“天彻命”就是黜除殷命,有如《尚书·康王之诰》“皇天改大邦殷之命”。(参看李学勤《试说“达殷之命”》,《清华简及古代文明》,江西教育出书社2017年,110-112页)

  可见“达殷,集大命”大致就是代替商朝并就受大命[李学勤先生指出,钟铭此句也能够与佐盘(即眉县杨家村出土的一般所谓逨盘或逑盘)铭文“达殷,膺受天鲁命”参看]的意义。若是我们认可刘氏前举《诗》《书》及毛公鼎铭文中宾语为天命的“集”字该当同一作解,则也该当认为,这些“集”的意义,不克不及注释为“降”,而反倒以旧解为合理得多。

  对毛公鼎铭“天将集厥命”一句的注释,能够高亨先生的说法为代表。高氏说:

  《说文》:“集,群鸟在木上也。”《诗·鸨羽》:“集于苞栩”毛传:“集,止也。”盖鸟止于木曰集,因此天命所止亦曰集。唯天将集厥命,谓天将付命于文武也。《诗·大明》:“天监鄙人,有命既集。”可资参证。(转引自石帅帅《毛公鼎铭文集释》,吉林大学2016年硕士学位论文,50页)

  高氏同意郭沫若先生把“天”字之下从丬声从甾之字读为“将”,但没有取郭氏训“将”为“大”的看法,从其语译看,是理解成“将要”之义的;有学者曾经从辞意角度指出,天集文武大命的工作早已完成,“将”不克不及注释为“未来”之义(石帅帅《毛公鼎铭文集释》,吉林大学2016年硕士学位论文,50页引梁丽红、铭文选说)。虽然如斯,高氏把“集厥命”理解为天将命止集(即意谓交付)于文武,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大师都熟悉,“集”“就”在依止、成绩等意义上是义同音近的同源词,《顾命》的“集”石经作“就”,与《诗·小雅·小旻》“是用不集”《韩诗》作“是用不就”的环境很是接近,能够互证,这一点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毛传多转音”条曾经谈过,较着都是同义换读的现象,这里不必再多赘。应稍加弥补的是,这两个词义的来历,该当都是依就于高处义(《诗·大雅·大明》“有命既集”孔颖达疏:“集为依就之义。”)。《说文》:“就,就高也。从京,从尤。尤,异于凡也。”桂馥《义证》:“就高也者,《孟子》:‘为高必因丘陵。’《九经字样》:‘京,人所居高丘也。’就字从之。馥按:此言人就高以居也。”从就集于高处,引申出如许几类意义:

  二、成绩、完成、可以或许(“就”)

  三、安辑(“集”)、善(“就”)

  但两者的词义也引申出一些相互互不具备的意义,这跟两个词原初所具有的一些语义特征相关,例如“集”字本来作“雧”,暗示群鸟集就于树木义,所以其词义应方向于鸟集一类动作,鸟的特点是群飞群止,因而“集”有“堆积”一类意义,这是“就”所不具备的;“就”则往往指的是人就高居处,所当前来引申的亲近、俯就一类意义,则是“集”所没有的。两者词义交集最亲近的,就是“止、至”“成绩”这一类意义。

  册命金文常见的“紳(申)就乃命”一语,孙诒让《籀庼述林》注释为“反复申成”,王人聪、裘锡圭先生等后来对此加以弥补论证(《考古与文物》1987年第2期,49-50页;裘锡圭《裘锡圭学术文集·青铜器及其他古文字卷》,复旦大学出书社2012年,58页),曾经被研究者所遍及接管。但严酷来说用“申成”翻译“就”,并不敷切当,王氏主意“申就”是同义并列式复合词(《考古与文物》1987年第2期,50页), 也不精确,“申就”其实只是两个一般的动词连用,“就”字取成绩、完成这一类引申义。朱德熙先生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提出过一段很是主要的看法,似不太被人注重:

  ……就字……在这里应读为集,集就双声通假,诗小旻“是用不集”传,左襄八年“是用不集”注,广雅释诂三都说“集就也”。所以“緟就乃命”应读为“重集乃命”。典籍中说到命字而用集作动词的例子有书君奭“其集大命于厥躬”,顾命“用克殷集大命”,文侯之命“惟时天主集厥命于文王”,诗大明“有命既集”等。(《朱德熙古文字论集》,中华书局1995年,2页)

  其时未对“绅(申)”字作出准确释读,一般仍从孙诒让释“緟”之说,但朱氏对“就”的理解是有事理的(但“集”“就”音义皆近,不必破读“就”为“集”),“申就乃命”该当是重申并成绩对你的赐命的意义。能够留意,金文只说“申先王命”(参看《集成》2820、2841、4283等),而从不说“申就先王命”,这恰是由于“就命”的动作是王对臣下发出的,对先王只能“重申”其命,不克不及“就”先王命,而对臣工不单重申前命,且要成绩现时之命,凸起这一赐命来自于时王。“就”的这种词义,到了比力晚的时候还在用,例如《东观汉记·鲁恭传》:“(恭)年十二,弟丕年七岁……恭怜丕小,欲先就其名,称疾不仕。”“就其名”的“就”和“申就乃命”的“就”是一个意义。

  按照上举朱氏的看法,我们认为前举《诗》《书》和毛公鼎铭中“集命”之“集”就要参考金文中常见的“申就乃命”的“就”来理解。天帝交付给王的“命”,与王对臣下的赐命,除了凹凸有别,性质其实是分歧的(皇帝是代表上天来下界行使天命的),天主“集”命于文王之身,跟周王“就”臣命,都是“成绩”其命的意义,所以文武克殷,天然既能够说是“集大命”(《顾命》),也能够说“就大命”(汉石经),毛《传》、伪孔《传》以“就”“成”来注释“集”,该当仍然是准确的。从天的角度说,“集大命”是成绩天命的意义,而从受命者的角度,把“集/就大命”理解为依止大命或就受、膺受大命,也是能够的,文王武王依止、膺受大命当然就是成绩大命。毛公鼎铭“天将集厥命”的“将集”,意义似与班簋(《集成》4341)铭“广成厥功”的“广成”较为接近。

  通过上文的会商,能够把我们对“集”的词义的见地大致归纳如下:从晚期古文字字形“集”字所象可知,“集”的词义核心应是“群鸟”“依就”于树木等高处(《诗·大雅·大明》孔疏:“鸟止谓之集,是集为依就之义,故以集为就”,是旧注中对“集”字理解最简扼切当的),因而“集”成长出就止、栖止、至到、成绩、堆积等一系列意义。我们此刻完全能够确定,前人言语中并不把从天下降的动作叫作“集”。

  最初附带说一下,刘氏此文谈“集”字古音的部门,也有不少问题,这里没有法子细心展开[例如他所次要根据的张政烺先生关于秦简“雧人”即“樵人”的注释,其实并非定论,“雧(集)人”的寄义另有待研究;金文中写作从“米”从“隹”之字应以焦省声视之,与“隹”“焦”读音无关;《大戴礼记·保傅》的“集”字即便应读为“谯”,也宜以手本误字视之,与“集”“焦”读音无关]。 他指出幽缉两部有对转关系,关系亲近,这是准确的,可是刘氏按照文献中“集”“就”音义皆近能够换读的环境,就主意“集”有“幽觉”一类韵部的读音,这是缺乏按照的。

  刘氏主意“集”又有“宵药”部读音的一个主要证据,就是《集成》6450.1和6450.2铭文“雧”字从“小”的写法,他认为这是“雧(集)”字累加了“小”声。可是这一例子并非凿实可托的。起首,迄今仍然没有法子解除《集成》这件铭文该当释为“*小雧母乙”的可能性,并不克不及由于一些金文东西书将“小雧”处置为一字就当然地将此说视为不成思疑的定论。第二,即便此“雧”字上方的“小”形确实应像《金文考释零拾》《四版金文编校补》和《新金文编》等论著那样,被视为“雧”字字形的一部门,但正如刘氏文章中所曾经举出的,古文字中很多从“隹”旁的字,例如“隻(获)”“奋”“夺”等,城市在“隹”形头上加小点,除了这些例子之外,古文字象飞禽之形的一些字,也都有雷同的增繁现象,例如:

  (《合集》10500)(《合集》18345)(《合集》13357)(《英藏》680)

  这些加了小点的字,疑惑除有的也许有分化文字的功用(例如加了小点的“凤”字也许是暗示“风”的专字),也无法解除纯为饰笔的可能性,但能够必定的是与“小”无关、与暗示全字的读音无关。那么连系“隻(获)”“奋”“夺”等字字形的增繁过程来阐发,我们又有什么根听说《集成》6450的“集”字必是叠加了“小”声呢?

  义务编纂:郑诗亮

  校对:丁晓

  磅礴旧事报料:4009-20-4009 磅礴旧事,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环节词

  跟踪: 古文字

  深圳警方传递“五人出游白叟被藏尸冰柜”三死者死因:非他杀

  西安市公安局正局级副局长、扫黑办主任阎鸿被带走,简历已撤

  美空管局禁止所有航班在波斯湾和阿曼湾上空伊朗节制空域飞翔

  “钱宝案”一审公开宣判:张小雷犯集资诈骗罪获刑15年

  任正非:我不大白为什么美企天天要给白宫报告请示工作

  视频|新晃一中跑道下挖出骨骸现场:鉴戒线㎡深坑

  绍兴市民质疑65万吨沥青混凝土项目,官方回应:将从头环评

  湖南新晃学校跑道埋尸案新细节获披露:团伙成员交接抬尸

  深圳被坠窗砸死男童家眷与业主租户签定调整和谈,物业不担责

  怀化市委书记回应“操场埋尸案”:新官要理旧事,要深挖彻查

  习抵达平壤起头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进行国是拜候

  红谷滩杀人事务

  北京边检回应曾轶可事务:不共同查抄并对民警爆粗口

  谈,要有谈的样子、谈的诚意

  湖南一中学跑道埋尸16年:涉黑恶团伙嫌疑人交接杀人埋尸

  南京警方传递10岁女童被高空坠物砸中轻伤:8岁男童所为

  深圳警方传递“五人出游白叟被藏尸冰柜”三死者死因:非他杀

  福建漳州三座大桥的“大”字拟去掉:民政局称其锐意强调

  西安市公安局正局级副局长、扫黑办主任阎鸿被带走,简历已撤

  河北“爱心妈妈”李利娟被控五项罪名:欺诈钱款用来买奔跑车

  持续更新|四川长宁、珙县深夜强震,已致7人遇难76人受伤

  长沙一小型飞机起火坠毁,机上两人伤

  习同美国总统特朗通俗德律风

  持续关心丨四川长宁地动导致13人遇难,14万余人受灾

  深圳被小区坠窗砸伤男童离世,7.5万医治费物业代交了三千

  俄罗斯总统普京当面向习主席恭喜66岁华诞

  香港特区当局决定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工作

  习将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进行国是拜候

  四川宜宾“6.17”地动已形成11人灭亡,122人受伤

  习抵达平壤起头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进行国是拜候

  磅礴旧事APP下载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立异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若何看曾轶可曝光民警消息:维权仍是侵权?

  我研究近代中国大学史,关于老北大和西南联大的旧事,问我吧!

  我们是WWF科学专家团,关于长江生态修复及水生生物庇护,问吧!

  我是东南大学博士后李传江,学前儿童该不应学英语,问我吧!

  我是中国地动台网核心研究员孙士鋐,四川为什么地动频发,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立异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们是WWF科学专家团,关于长江生态修复及水生生物庇护,问吧!

  我研究近代中国大学史,关于老北大和西南联大的旧事,问我吧!

  我是《大秦帝国》的作者孙皓晖,大秦何故兴、六国何故亡,问我吧!

  我是中国地动台网核心研究员孙士鋐,四川为什么地动频发,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立异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们是WWF科学专家团,关于长江生态修复及水生生物庇护,问吧!

  我是《大秦帝国》的作者孙皓晖,大秦何故兴、六国何故亡,问我吧!

  我是河北大学副传授刘云军,宋代女性的实在糊口什么样,问我吧!

  华为前5月手机发货超1亿台,新款7纳米芯片麒麟810发布

  最高法为科创板供给司法保障17条全文,维护本钱市场次序

  上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首例涉黑案一审宣判,7人获刑

  哈雷将同中国企业合作,交际部:自始自终接待外企来华投资

  深圳警方传递优衣库偷拍案:嫌犯拘留十天,未发觉视频外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