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殷集 > “宁波商帮”第一人严信厚的传奇人生

http://perthwatch.com/yj/312.html

“宁波商帮”第一人严信厚的传奇人生

时间:2019-07-15 06:4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宁波商帮”第一人严信厚的传奇人生

  探索“老宅子”里的文化印迹之严氏山庄:~~~

  2016年05月04日

  礼拜三 出书

  探索“老宅子”里的文化印迹之严氏山庄:

  “宁波商帮”第一人严信厚的传奇人生

  严信厚书画作品

  德记巷严宅

  本刊记者邵家艳摄影杨程

  一个4月的清晨,位于扬善路1号的严氏山庄似乎还处在半梦半醒中,面前这饱含汗青和现代气味并存的“美”,一会儿吸引了笔者。

  现在的严氏山庄被三家店肆所朋分,星巴克、半岛饭馆、哈雷酒吧,内部装潢早已时髦洋气,而外立面采用100多年前较为风行的西式巴洛克宫廷建筑气概。山庄内的石膏粉饰顶棚、门窗上的如意纹等保守工艺,呈现出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它是宁波市级文物庇护点之一。

  遥想昔时这座山庄的仆人严信厚,可是宁波近代史中一位不得不提的大人物,他开创了多个“第一”:中国第一家机械轧花厂、中国第一家民族本钱银行、中国第一家安全公司……他是“宁波商帮”公认的开山开山祖师。

  而严氏山庄,作为严氏家族聚会议事、严氏后辈肄业的场合,共有42间房。沉浸在浓浓的汗青气味中,笔者似乎倾听到了孩子们的朗朗书声。

  他生于书香家世,好画芦雁

  传奇人物严信厚生于书香家世,其父严恒曾连系七巧图及书法艺术,独创了“七巧书法”,所著《听月山房七巧书谱》自序“七巧书由来”及书中文字的笔画,均采用三角形、正方形、菱形等七巧板构成,在其时相当稀有。这似画如字的七巧书谱,扩充了七巧板的表示空间,可谓是天衣无缝,令人称奇。

  严恒工诗词,善画芦雁。严信厚晚年就读私塾,在父亲的影响和指点下,快乐喜爱书画,常摹仿名家信法。他先在鼓楼前恒兴钱铺学业,17岁到上海小东门宝成银楼当学徒时,吃苦进修英语、古典诗文,出格钟情于书画,深得芦雁大师边寿民的真传,打下告终实的根本。

  后去杭州“红顶商人”胡雪岩开设的信源银楼任文书,通过好学苦练,严信厚亦工书善画,画以芦雁池沼名,临边寿民法,有生气。曾作《题画芦雁》诗云:“暂依秋水宿汀州,终共鲲鹏变化游。衔得一枝输作税,不教关吏苦羁留。”胡雪岩收到他赠给的自绘芦雁折扇时,赞其“风致大雅,非市伶比也”。

  他敢为人先,开创近代工业先河

  然而让严信厚为后人记住的不是画家、书法家的身份,而是清末出名的实业家。

  宁波是浙江省最早的商埠,弹花、纺纱、织布等行业较发财。1840年鸦片和平后,宁波被斥地为全国“五口互市港口”之一,洋货洋布充溢宁波市场,使宁波手工棉纺织业蒙受到繁重冲击。

  在清当局“倡导实业”“实业救国”的标语下,1887年,严信厚为改变这种被动场合排场,集资5万银两,把地处北郊湾头下江的一个原手工轧棉花的工场改建为机械轧花厂,称“通久源轧花厂”,该厂利用日本造蒸汽策动机和汽锅,是我国第一家机械轧花厂。轧花间内安装了400台日本新式大踏板轧花机,后改用蒸汽机,并聘用日本技师指点出产。

  1894年,严信厚又与周晋镳、汤仰高、戴瑞卿、周熊甫等沪甬巨商富贾集资45万银两,在轧花厂的根本上创设了浙江省最早的一家纱厂——通久源纺纱织结构,使轧花、纺纱、织布相连为一。该厂还取得了一项特权,每年向清当局缴纳7000元“厘税”后,可免去每担7钱(关平银)的关税,间接通过浙海关出口。于是“龙门”牌棉纱畅销宁波、绍兴、温州以及福建各地,生意畅达,获利甚丰,几年后又扩大了6000枚纱锭。

  轧(棉)花是纺织业的先行,通久源机械轧花厂创办后获利颇丰,影响所及,在上海先后设立有棉利轧花厂、源记轧花厂、礼永和轧花厂等。以严信厚为代表的宁波帮企业家起头在家乡开办通久源轧花厂等首批宁波近代企业,从而开启了宁波经济成长的近代化之门。

  他勇于立异,成为近代金融的开辟者

  严信厚在民族工贸易、金融业的兴办方面,亦有不少开创性的贡献。他曾在天津开设物华楼金店,运营金银珠宝首饰;在上海南京路开设出名绸缎庄老九章,并在天津设分店。这在其时津门均为初创,吸引了很多顾客。创办十余年间,积资以巨万计。1905年,他在上海开办同利机械麻袋厂,参与开办上海中英药房和华新纺织新局,并投资造纸厂、自来水公司、麦粉厂、榨油厂、内河汽船等工业交通、食物等事业,还曾投资兴办锦州天一垦务公司和景德镇江西瓷业公司等。

  严信厚曾持久担任上海道库惠通官钱庄司理,掌管上海道的公款出入。他在上海开办过南帮票汇业中最具声望的源丰润票号,本钱银为100万两。源丰润票号信用颇高,资力雄厚,在天津、北京及江南各省主要城市共设立10余处分号,票号曾遍及大江南北,构成较为新型的钱庄收集。他开办或投资的钱庄还有上海恒隆、德源,杭州寅源、崇源,汉口裕源,兰溪瑞亨、宝泰,金华裕亨慎以及宁波的信源、衍源、永源等。为打破其时外国银行独霸中国金融市场的场合排场,他倡议建立中国自办的第一家银行——中国互市银行,引进了国外金融轨制和运营办理体例,并于1897年任该行第一任总司理、总董,并参与开办四明银行和中国第一家安全公司——华兴安全公司。他曾持久担任上海四明公所董事,在1898年的四明公所血案中,为抵御外侮而据理力争。

  这位宁波商帮前辈致富之后,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对培育人才和兴办教育亦卓有贡献。曾捐巨款构筑天津塘沽铁路和宁波铁路,对浙中、安徽、山东等地赈灾都曾捐款。曾在天津成立浙江会馆,在上海办仁济、广益、元济诸善堂,还捐置田97亩、庐舍18楹、银5000元设立浙江富春义塾等。

  江北走出了几多商帮富贾?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最早进入上海的不是宁波商人,但使上海真正成为全国甚至远东经济核心的是宁波商人。清末进入上海的宁波人已达四十万,到二十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旅沪的宁波人已达百万之多。这些人之中有曾经成功的商人,但更多的是赤手起身的。他们从学徒、伴计、木匠、成衣、车夫、夫役做起,或者涉及新兴行业,或者依靠洋商充现代理或大班,在获取第一桶金后,投资于民族工贸易,发生了一多量民族企业家,除严信厚外,又如清末的叶澄衷、朱葆三,民国期间的虞洽卿、刘鸿生、秦润卿、方椒伯、俞佐庭、蒉延芳、周宗良等,不少曾遭到了“开山开山祖师”严信厚的影响。那么哪些又是从江北走出去的呢?

  宁波帮出名人物严子均(1872—1931),德记巷12号就是他的私宅。严子均是晚清东南巨商严信厚的独子,号义彬。其承继父业,除掌管上海源吉、德源两家钱庄外,还承办源通海关官银行。1908年参与倡议开办四明银行,并任首任董事。营业范畴除金融业外,还涉及纱厂、造纸厂、榨油厂、金店等,相关企业广泛北京、天津、汉口、厦门、香港等地。曾任上海总商会会董。

  秦润卿(1877-1966年),名祖泽,字润卿,晚年又号抹云白叟,浙江省宁波市慈溪县城(今慈城镇)人。1891年到上海协源钱庄当学徒,1917年提拔为司理。后改组为福源钱庄,又兼福康和顺康钱庄督理,在他掌管下,三家钱庄营业不竭成长,名列同业前茅。

  中马路57弄5-12号,是宁波帮晚期出名商人朱旭昌1935年建的私宅——朱式洋房。朱旭昌是宁波镇海人,晚年投资开办宁波锦华行,运营亚细亚石油,在宁波、绍兴、台州等地城乡遍设分号,曾担任宁波市当局扶植委员会委员,全国钱庄业同业公会联系会理事。这栋宅子为三层砖混布局,二层沿街有挑出天台,瓶式立柱,窗台下有精彩的浮雕粉饰,全体粉饰呈科林斯式,具有强烈的欧式气概。内部布局照旧带有稠密的保守神韵,具有木质布局的门窗地板和走廊,玲珑、详尽、精彩的建筑结构与稀有的窗台花石雕相连系,引领了本世纪初中国上流阶级室第的全新革命。

  “宁波商帮”孕育地——

  宁波老外滩的宿世此生

  作为文化符号,曾是甬商发源地

  宁波老外滩,就像宁波的一个符号,曾是宁波昌隆繁荣的见证地。遗留下来的浮船埠虽然曾经破败,但模糊能找到其已经缔造水运文明的印记,让人遥想昔时“市舶殷集,廛肆浩繁”的繁荣气象。

  早在1862年,美商旗昌汽船公司斥地沪甬航路家汽船公司,甬江沿岸先后成立了大小不等的船船埠,为此宁波港的重心也从鸦片和平前的三江口南岸江厦街一带,转移到江北岸甬江带的外马路,由此老外滩进入昌盛期间。

  有据可查,自从汽船起头替代风帆,这里就成了宁波的客运核心。100多年里,几多宁波人从这里起航,闯荡上海,奔赴香港,走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老外滩称雄于世,但进出宁波港的千吨轮仍然有近20艘,包罗虞氏宁兴公司的“宁兴”轮和宁波招商局所属的“江亚”轮和“江静”轮,吨位都可与英国太古洋行所对比。这些船只往来于沪甬之间,宁波商帮在上海迅猛成长,以至占领了昔时上海仅有的两条以华人名字定名的马路——朱葆三路和虞洽卿路,进而构成“沪地为宁商辏集之区”,在上海滩十里洋场出格风光,一时有着“无宁不成市”的佳誉。

  上世纪50年代,宁波商帮再创采办外国汽船为我国所用的先例。老外滩成了一块贸易“风水宝地”,更是甬商发源地。鼎新开放后,因为宁波港的庞大吸附能力,老外滩的贸易地位日益式微,以至消逝殆尽。

  历经“汗青做魂、地产做嫁”的改变

  1999年9月的一场台风,让地势低洼的老外滩里的很多民宅被淹。市当局许诺台风事后立即放置搬家,但作为一个汗青文化街区,居民走后,老外滩该怎样办?拆,宁波人不承诺;留,该若何庇护?

  老外滩承载了宁波人太多的胡想与灿烂。最终,汗青做魂,地产做嫁,宁波城建投资控股公司开房地产之先,担任老外滩的“再造”工程。“2002年,我们正式接办老外滩革新项目,仅拆迁费破费2亿元,扶植费3亿元,还有1亿元革新沿江景观,可谓不吝成本,使老外滩的庇护在栖身的根本上完美完成。”宁波城建投资控股公司担任人现在回忆起来,仍感伤万分。

  老外滩设想团队的焦点人物为旅美出名建筑设想师马清运,他曾说:“由美国、日本、香港的建筑师和室外设想师,构成一个精英团队,在半年多时间里,对5万平方米的街区进行从头规划,使中西合璧的建筑气概原汁原味得以保留,尽量恢复其最灿烂的利用功能,并在建筑上糅入后现代主义元素,使革新后的老外滩兼具保守和时髦特质。它是我‘最对劲的作品’之一。”

  所以,幸存下来的和德坊、朱氏洋宅和王宅等20多幢颇具特色的老房子,此中包罗“宏昌源号”南货店、上海富翁朱旭昌的朱宅、严信厚的严氏山庄和巡捕房等四周文物庇护建筑,都在维持原有风貌的前提下,本着“修旧如旧,造旧如旧”的准绳,原状保留或补葺、复建。老外滩的基因得以保留,但却更具韶华。

  2004年,老外滩一期、二期落成,商铺招商出格成功,均价超万元每平米的室第更是抢手。“其时万万以上的房子被新宁波帮如囊中取物般轻松获得,老外滩的房子有着太多的意味符号,抢购者如潮。”外滩管委会担任人回忆道。2005年1月1日,投资6亿元的宁波老外滩从头开埠,与天一广场成犄角之势,引领宁波新的贸易灿烂。

  富贵重现,现为城市时髦地标

  走在老外滩,处处是中西合璧的老建筑物,中式布局西式门面、西式雕花石库门、青砖铺地花玻璃窗,载百年工艺之精髓,袭浙东民居之灵韵,巧妙地将宁波和世界的文化融为一体,又仿佛是个近代百年城市变化的汗青地道,厚重而文明,陈旧而别致。

  老外滩几乎囊括了个性消费的所有功能,包罗城建展馆、世界美食、行业会馆、糊口六合、城市公寓等,可谓宁波最具汗青味的高档次、多元化的贸易街区,也是最具现代味的顶级社交平台,集吃、住、玩、休闲、购物、文娱为一体的时髦消费舞台。此刻老外滩商家、外国商会及处事机构云集,运营商家涉及餐饮、家居、休闲文娱、婚纱摄影、珠宝等行业,使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时髦地标。

  华灯初上,沿江而行,甬江江程度静,好似“宁波”这个城市的名字。作为中国“外滩史”家族中最长久的一脉的回复,宁波老外滩已被付与新的寄意——新老建筑交相辉映,中西文化碰撞交换,新潮时髦元素舞动,使奢华的回忆飘荡在汗青的幽谷中。

  © 杭州前方消息手艺无限公司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深度

  第04版:专题

  “宁波商帮”第一人严信厚的传奇人生

  “宁波商帮”第一人严信厚的传奇人生

  2016-05-04

  2016年05月04日 礼拜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