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殷家洼 > 杨家洼情事全文阅读

http://perthwatch.com/yjw/493.html

杨家洼情事全文阅读

时间:2019-08-09 02:5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源自口外卢尔岭,长310公里的下运河,在这里自南向北地拐了个弯,呈半圆型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主河流,湾里怀抱着的即是杨家洼,一个掩映在生气勃勃中的小村。

  恰是初春时分,河岸边柳树吐了新芽,一条一条泛着嫩嫩的绿随风摇摆,苇塘边田埂上,寂静了一冬的野草泽花在春露的滋养下一天天的拔节攒高,新鲜的野菜一簇簇钻出了化了冻的的土壤,舒展着泛着新绿的。就连寂静了好久下运河似乎也被这满天满地的春意传染了,撒着欢儿飞跃着流向远方。

  昨夜下了一场透雨,空气中洋溢着同化着草气的清香和潮湿,清晨的杨树洼在仍未散去的雨雾中更加的昏黄,看起来如画似的仙气缭绕。

  鸡曾经叫了三遍,吉庆仍然赖在炕上不起,虽然早就醒了却仍是围着被蜷缩在炕梢。“吉庆,点起了!”

  大脚又在叫着,便叫边拎着猪食桶往后院走,院里那群扎在一堆抢食的鸡鸭被她风风火火的脚步惊得四下纷飞,叽叽嘎嘎吵作一团。

  大脚是吉庆的娘,由于一双走起路来如风的大脚片得名,全村人无论老小都这么叫,叫的顺溜她应得也爽,再加上大脚性质随和厚道,处事麻利利索,逢人碰头不笑不措辞,在村里那是出了名的好分缘。相反,吉庆的爹长贵倒是个一锥子扎不出个屁的主,看起来硬实实粗壮的汉子,却说不出口整句话,说憨厚那是有些嘉奖,其实就是个木讷。常年不见他和人说个话唠个嗑,碰到个大事小情的,老是大脚出头,他却闷头耷脑的蹲在一边捏着个旱烟“吧嗒吧嗒”的抽。

  好在吉庆没随了爹,打小就是个鬼魅精灵,上房爬树下河摸鱼没有不过行的,小小的年纪竟然也晓得义气当先,每次和河北儿那帮孩子打斗,老是第一个窜过去最初一个跑回来,为此吃了不少亏却围拢了一帮村里的小崽子。

  吉庆长得也凑齐了爹妈的利益,大脚的俊俏白净,长贵的健壮瘦弱,再加上机警乖巧的心眼,村里的大人小孩没有个不奇怪的。

  要在往常,吉庆这时候早就起了,不消大人叮咛就会挎着柳条筐一竿子窜出去。地里那么多刚发芽的野菜,嫩得一掐一股水,一胡虏一大把,挑回来不只能够喂猪还能够叫娘和着棒子面贴饼子,刚出锅煊腾腾的饼子就着熬好的小咸鱼,一口咬下去香的掉了牙。

  可今天,吉庆真的不想动弹,懒懒的萎在那里心里还在扑通扑通的跳。

  今天夜里回来的太晚,东屋里爹妈早就睡了,他试探着进了西屋囫囵的躺在了炕上,扯过被子把本人蒙在里面大气也不敢出。适才看到的工作对他来说其实有些高耸又有些惊讶,直到躺在炕上,一闭上眼仍是过画似的闪现,清晰明显的让他有些晕头转向。就像俄然发觉了一个细心掩盖的什么奥秘,却被他无意中发觉了,心悸又有些惊慌。

  一宿睡得实在的不结壮,早早的就醒了,醒来睁开眼却俄然的又想起了昨晚的工作,于是吉庆重又陷入不安和另一种莫明其妙的情感中,下面的阿谁工具又起头涨的生疼。

  “操!”

  也不晓得恨什么,焦躁的吉庆恨恨的吐了口吻。

  昨儿黑得早,天空里布满了黑漆漆的乌云,压得人有些透不外气来。前街锁柱家的黑狗下了崽,一窝好几个,各个圆滚滚的好玩的要命,让吉庆惦念的紧。

  锁柱爹承诺他要给他一条的,所以每天一得空儿,吉庆便一竿子窜到锁柱家,把那窝狗崽看住了,生怕一打眼的功夫就被人瓜分了。

  听说,大黑狗是警犬串出来的种,锁柱爹托了好几小我才淘换来的。吉庆打老早就盯紧了,下了崽儿必然要弄一条。

  今天在锁柱家玩到很晚,直到远处不时的想起闷雷,吉庆才恋恋不舍的回家。

  临走还不忘吩咐锁柱看住了狗崽儿,锁柱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包管,让吉庆安心。

  雷声滚动着闷声闷气的由远而近的的传过来,天边忽闪忽闪的电光在乌云后面若隐若现,像是给黑漆漆的夜空陡然镶上了一层金边。

  吉庆家在后街,从锁柱家出来要穿过好几排参差的房子,两头有高卑蜿蜒的胡同贯穿。吉庆本不想再钻胡同的,看着黑漆漆的胡同口就那么敞着口躺在那里,其实让吉庆胆颤,但看着雨似乎就要倾盆而下,咬咬牙闯了进去。

  没有一丝的月光,吉庆勤奋的辨识着脚下的路,就着偶尔一现的电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家走。夜深的杨树洼寂静在一片死静的静谧中,俄然会有一两声狗叫,但很又悄悄无声,只要越来越重的雷霹雷隆的在天边飘荡,每响一次吉庆的心城市跟着雷声扑通扑通的跳,然后又胆战心惊的等着下一次。

  拐过前面村里的仓房就是吉庆的家了,吉庆忍不住加了脚步。就在仓房的拐角处,一丝声音陡然的从雷鸣的间隙传过来,吉庆忍不住汗毛都乍了起来,下认识的就停住了脚步,哆颤抖嗦的紧紧地靠住仓房冰凉的砖墙,眼睛不安的在四周巡视。

  那是人的声音,窃窃的飘过来,悉悉索索的并不逼真。

  吉庆的耳朵立了起来,勤奋的辨识声音的来历,心跳得愈加厉害,手扶着死后的墙忍不住哆嗦着。是鬼么?想到这里吉庆几乎尿了裤子。

  声音还在若隐若现,吉庆听出是两小我在措辞,心稍微定了下来。鬼必定不措辞,鬼都是上来就掐住小孩儿的脖子,张嘴咔嚓就是一口,小孩连叫都叫不出声来。这是前院赵奶说的。赵奶老是给他们讲一些鬼魅的故事,听得他们一个个皱紧了眉头大气都不敢出却听得仍津津有味。

  吉庆终究发觉了传出声音的处所,就在他死后仓房里。吉庆斜斜的瞟了眼仓房上方黑漆漆的窗户,可那里黑不窿咚的连点儿光都没有,怎样会有人?

  必然有坏人!

  吉庆想起了教员讲过的小豪杰刘文学,就是勇敢的抓住偷公社财物的坏分子,才成为了全国闻名的少年豪杰。他不断的但愿本人也能够成为那样的豪杰,戴着大红花站在台上,接管同窗们爱慕的目光和教员的奖饰,可不断没无机会。

  此刻哪还有坏分子啊,就算有本人也遇不到,即便碰到了本人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估量也打不外,别到时候豪杰成不了却被坏蛋干掉了,和刘文学一样,那可不划算。

  想到这里吉庆几乎拔腿就跑了,但猎奇心却让他不断犹疑着。那就不抓了,看看是谁总能够吧?明天能够去村长那儿演讲,村长一欢快下次再去他家里偷枣的时候,必然不会追着他们满街跑了。

  吉庆不由得的摩拳擦掌,也不再害怕了,胆量似乎一会儿大了起来,就像被一口吻吹起来的猪尿泡。

  仓房的门紧紧地闭着,吉庆悄然地推了推,纹丝不动。他转到后面,他晓得后面有一个窗户是打烂的,那是前些天为了尝尝新做的弹弓子,一不小心打碎的。

  其时碎玻璃哗啦啦掉了一地,吓得他们好几天都没敢从这过。

  吉庆连推带拉地搬了块石头,又摸黑儿找了几块砖垫在上面,这才站上去扶着墙扒上了窗台儿,伸着脖子透过缺了玻璃的窗户往黑洞洞的仓房里瞅。什么都看不见,仓房里堆积着成捆的苇席,高凹凸低的码成了垛,正好盖住了吉庆的视线。声音是从苇席垛后面传来的,吉庆能够模糊的听见却什么都看不到,急得吉庆禁不住有些抓耳挠腮,索性悄悄地拨开窗扇的插销蔫悄的打开,一纵身钻了进去。

  身下是松软的苇席,吉庆爬上去像趴在弹簧上似得上下颤动。好在吉庆常常去偷地里熟透的果蔬,根基功练就得结实靠得住,慢慢地在上面爬动竟没发出一点声音。

  措辞的声音逐步清晰了起来,吉庆能够较着的区别出那是一男一女。吉庆憋了口吻,似乎怕本人的心跳声也会被听了去。

  他听到阿谁女的嘀咕了一句:“怎样有风啊?”

  一个男声说:“不管了,点。”

  声音有点熟悉,吉庆不由得又往前慢慢地爬行了一下,脖子伸得长长的,顺着身下苇席垛参差的边缘往下面望,他要看看这两小我在干什么。

  终究看到了,但模模糊糊的只看到两个黑影纠缠在一路,模模糊糊的有白色的工具在晃。

  刷,一道闪电斜插着闪过,紧接着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就着电光吉庆眼睛里看到的分明是两个半光着的身子。吉庆吓了一跳。

  两小我上衣都没脱却光着两条腿,汉子裤子褪到了脚腕,那女人的裤子却挂在一旁的席垛上。适才吉庆看到的白色的工具,该当是那女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高高的扬着。

  闪电很,吉庆只看到了大致的情景,两小我影和几乎堆叠在一路的两个脑袋,四周便又陷入了沉沉的暗中中,只听得两小我窃窃密语和另一种对吉庆来说很是诧异的声响。汉子喘息的声音吉庆分辩得出,但女人的声音却让吉庆其实摸不着思维。

  那是一种很疾苦的声音,哼哼唧唧还同化着哎呦哎呦的轻唤。吉庆想起娘那天肚子疼就是如许,捂着肚子靠在炕沿哼哼了半天。莫非这个女人肚子也和娘一样的疼么?吉庆不晓得,就是感受怪怪的,感受怪的是阿谁女人疼成了那样,却分明还在敦促着汉子。

  “点,再使点儿劲儿。”

  女人压低了嗓子,哼哼着说。

  吉庆越听越糊涂,越糊涂越想看的更清晰一些,整个上半身几乎都探了出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还在纠缠的两小我。

  大概是顺应了暗中,吉庆慢慢地能够恍惚的看清晰一些,暗中中那汉子一耸一耸的,在女人分隔的大腿间动着,头低下来在女人胸前拱。就着闪电微弱的光,吉庆看见女人的上衣也被撩起来,显露一对肥大的奶子,那汉子一只手抓住一边,另一边却用嘴噙着。

  那女人坐在垒起的米袋上,双手撑在后面,腿夹着汉子的腰上,动来动去,口里哼哼着要汉子轻一点吸,说奶头疼。汉子迷糊的承诺着,嘴并没有铺开,仍是含着奶头,身子动的却越来越,俄然就不动了,闷哼了一声。

  那女人不由得的推了男的一把,说:“让你先别放,等下还有的玩呢。”

  汉子嘿嘿笑了笑停下身,退了一下,抓起了一件什么工具,在女人下身擦了几下,头又低了下去,埋在了女人分隔的两条白腿两头,脑袋一上一下的,女人猛地后仰了一下,叫了一声。两手更是分着本人的腿,往前凑着,哼哼着说:“最奇怪你如许,痒得人要命,好几天了,好好亲。”

  那汉子静心苦干了一气,估量是憋住气了,直起来大口喘息。那女人麻利的窜了下来,抓住汉子下面黑乎乎的处所:“我给你含一会儿,别放到我嘴里了。”

  张口就噙住了什么,登时汉子像触电一样僵值了身体。吉庆从上面看下去,那女的一手揉着本人的奶子,一手握着,口里吞吞吐吐。

  吉庆终究晓得了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在搞破鞋!吉庆必定了本人的概念,虽然不晓得搞破鞋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但吉庆听大人们说过,不是两口儿的男的和女的在一块儿腻歪,就是搞破鞋。

  下面这两人必定不是两口儿,如果两口儿早就在家里了,谁还跑到这里边来呢?

  吉庆虽然才十几岁,却一点不迷糊。

  大白了下面的工作,吉庆不免有些乐趣盎然,从来还没见过怎样搞破鞋呢,这回必然要开开眼。心还在扑通扑通跳着,却有些难以抑止的兴奋。

  下面两小我还在弄着,没多大一会,听到汉子叫到“慢点、慢点,要出来了”那女人停了一下,吐出来,手却还在阿谁处所摩挲,过了一会儿又噙着阿谁什么工具吮弄着。电光闪过,吉庆看见那女人嘴里的工具涨得老粗,那女人嘴里的工具,分明是汉子下面撒尿的家伙。

  “行了么,进来吧,下面痒了”那女的背过身,双手扶着米袋,撅着个磨盘似的屁股,脸仰了起来闭着眼。

  这回吉庆看清了那下面的女人,这不是旁院儿里的巧姨么!吉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没错,那简直是巧姨!

  我操,巧姨搞破鞋!吉庆惊讶之余还有些心旷神怡。

  巧姨的家和二蛋的家隔了一堵墙,常日里和大脚关系好的似亲姐妹,两小我天天的串门,恨不得拆了墙成了一家。巧姨家没有男孩儿,连着生了两个丫头,叫大巧和二巧。听娘说,本来巧姨两口儿憋足了劲想再要个男孩,碰巧姨的老爷们突然染上了病,没多长时间就没了,丢下个孤儿寡母,实在的可怜。从此,巧姨便奇怪死了吉庆,二巧春秋和吉庆相当,大脚和巧姨常常戏虐的要把他们凑成个一对,定个娃娃亲。吉庆却死看不上二巧儿,瘦了吧唧的黄毛丫头,对大上几岁的大巧却咋看咋顺眼。巧姨就是个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俏媳妇,娘总说,大巧活脱脱是巧姨做闺女时的摸样,一样的眉眼儿一样的身材儿。

  大巧就是不爱理人,头翘得老高,老是给他们一个白眼,看不上他们这帮半大小子。

  “下次再跟我们来劲,我可有的说了。”

  吉庆哼了一下,解气的想。

  下面的巧姨和阿谁汉子还在弄着,偶尔巧姨会睁开眼睛,在漆黑的仓房里仿佛射着光。吉庆也看到了阿谁汉子是谁,是村里的会计宝叔。

  吉庆俄然有了种被捉弄的感受,心里怪怪的。看这些人常日里人五人六的容貌,在他面前动不动就教训一下,其实背地里都不是好工具。特别是巧姨,多好的人呢,除了娘就是巧姨对他亲了,再也想不到是个破鞋,还这么地骚。

  “点点……”

  耳边又响起了巧姨急促的声音,吉庆探头又看下去,看到宝叔在巧姨死后耸动着,巧姨双手撑着前面的苇席垛,勤奋的撅起屁股,整个身体被宝叔顶得一拱一拱的,带动着吉庆身下趴着的一捆捆苇席忽悠忽悠的晃。

  外面的雨呼啦啦的曾经下了起来,在雨声的掩盖下两小我的动静便起头大了起来。宝叔嗨呦嗨呦地喘着粗气,巧姨却哼哼得更有韵律,活而又浪荡。

  “好几天了没沾了,今儿真恬逸。”

  巧姨美滋滋的说,“仍是你的工具好,又热又烫。”

  宝叔满意的说:“敢情,这是真家伙,比你那木头橛子强多了。”

  “有你这个谁还用那玩意儿,别废话了,点弄。”

  巧姨又往后拱了拱肥嫩的屁股,哼哼着说。

  宝叔便加了把劲,死命的往前顶,啪啪作响。

  巧姨也更加的欢畅,喃喃的说:“狗工具越来越行了呢,时候也长。”

  “忍着呢,没够呢。”

  “咱也没够呢……就想夹着你……”

  “那你夹呗,别夹坏了就成。”

  “就夹坏……夹死你……”

  话没说完,俄然巧姨高声的叫了起来:“对对,就如许……用力用力……来了。”

  吉庆听着疑惑,不晓得来了什么,忙目不转睛地看。巧姨疯了似的抵住席垛,头发披垂开来,摆布的晃着,身体似乎承受不住似的往下塌,只剩个屁股仍高高地撅着,被宝叔死死的提着。宝叔却如老衲入了定般,浩叹了口吻,隔一会儿便顶一下,每顶一下巧姨便撕心裂肺的叫一嗓子,听起来很难受,但吉庆看在眼里,却感觉巧姨活得要命。

  “搞破鞋还真挺麻烦,巧姨还说恬逸呢,恬逸还叫得那么瘆人。”

  吉庆其实是不大白这些参差不齐的工作,俄然发觉,本人撒尿的小雀不知什么时候涨了起来,硬硬的硌在身下,说不出的难受。

  站长吐血保举出色小说

  s/article/articleinfo.php?id=41439

  s/article/articleinfo.php?id=41439

  © 2011-2011

  都雅小说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协助核心联系站长网站地图

  Snap Time:2019-08-09 02:49:15ExecTime: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