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殷家洼 > 39_杨家洼情事_玄幻小说_乡村小说网

http://perthwatch.com/yjw/506.html

39_杨家洼情事_玄幻小说_乡村小说网

时间:2019-08-10 03:5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顺流而下,显得非分特别的焦躁不安。

  七八月间,是下运河主汛期。乡里面的防汛策动早就起头了,家家户户的壮

  劳力集中在了一路,通通上了大堤。杨家洼虽三面环水,但好在步地挺拔,一般

  的水再大却也漫不上来。固堤防汛听起来吓人,在这儿地界也就是走个形式。

  不晓得是把吉庆忘了,依旧压根就没认为一个刚出了校门的半大小子也算个

  劳力,反正没人呼喊他。

  长贵早早的就奔了河堤,大脚房前屋后地诡计着,地里也没了活儿,撇下吉

  庆一个人,闲得五饥六受,小心眼儿便又动上了。

  仍是顶着黑就出了门,小哥俩轻舟熟路又奔了那条河汊。大概是连日的雨,

  鱼儿们也欢实了起来,力争上游的在河面浮头儿游弋。这一采取获更丰,当划子

  逐渐地摇出来时,水线竟曾经快吃到了船帮。

  哎,前次那钱都花了?吉庆坐在船头,光秃秃的腿探进水里惬意地拍打

  二蛋儿小脸晒得黢黑锃亮,咧嘴一笑,显露一口白牙:没,藏着呢!

  诡计干啥?交膏火呗,再买双白球鞋,刷白刷白的那种!二蛋儿笑得更加

  高兴,一脸的神往。

  我看也是,破学上个啥劲?还不如早点挣钱呢。吉庆撇着嘴,伸了手指头塞

  进嘴里,鼓着气吹了声长哨。哨音悠长清脆,扑啦啦惊起了成群的飞鸟,鸣叫着

  在苇荡上空低廻回旋。

  我爸也是这么说的,他早就不想让我上了。那钱没给他们看吧?吉

  我哪敢啊,还不得把他们吓一跳!二蛋儿提起钱来蓦然的精力百倍,两

  支浆划得更加轻快,要给也给我妈,可不敢给我爸,又得拿去玩儿牌了。乡

  下里玩牌,不是麻将也不是扑克,是一种长条的叶子牌,闲暇里成群结队地玩。

  胜负也没多少,五分一毛的出入,就是个乐呵。但农人们本就没啥现钱,时间长

  了,那些钱竟也可观,于是,隔三差五的村里也无为这事儿闹得两口儿干仗的。

  你的钱呢?二蛋猎奇的问吉庆。

  吉庆挠挠头,也不晓得说啥,含含混糊地支吾着找个话题引了开去:此次

  再去看看,如果和前次一样的好卖,往后我就干这个了,你往后也跟我干!咱也

  弄个万元户!行啊!二蛋答应的爽快,想想本人也能成个万元户了,钱还

  没揣到兜里,那心气儿却立码昂扬了。

  天公作美,连日的阴雨此刻却俄然地放了晴,浓厚的黑云也逐步地散去,露

  出了瓦蓝清亮的天空。下运河也逐渐变得平静,像个羞怯的大闺女半遮半掩地展

  露着本人优美的一面。苇荡里布谷鸟的叫声此起彼伏,被轻轻拂过的风缓缓地送

  来又隐约地磨灭。

  俵口船埠的喧哗声在如斯静谧中逐渐地便浮此刻耳边,远远地望去,船埠上

  密密层层的船只顺次陈列,在河面上起伏激荡。

  小哥俩紧着把船靠了过去,还没停稳,吉庆的一双眼睛就起头往岸上踅摸。

  船埠上的市场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对吉庆来说都是陌生的面貌。吉庆还惦念

  着前次谁人胖胖的大叔,惦念着前次临走时人家吩咐的话。

  扭头和二蛋儿说了一声儿,吩咐他在船上守着,本人一个健步窜上了岸,一

  头就扎进了人群。

  像个没头的苍蝇,吉庆在鳞集的人流中跌跌撞撞地走了几个往返,那胖胖的

  身影倒是踪迹皆无,吉庆擦着满头的汗,一时也有些苍茫,下认识地目不转睛。

  身边有些小贩,守着本人家里种的一些菜啊果啊大声地呼喊着。吉庆凑上前

  去,小心奕奕地问:叔啊,探询个人呗?一个小贩扭头看着吉庆,满脸的迷

  一个胖子,说是总来的,似乎是管食堂的,叔晓得不?管食堂的?胖

  子?那小贩照旧迷惑,喃喃地喃喃自语。旁边一个人却搭了言儿:是不是姓

  胡啊?吉庆猛地想起,迭迭地点头:对对!那小贩恍然大悟的容貌:胡

  胖子嘛,公安局食堂的啊!你得说姓,要不谁晓得?说完伸了脖子摆布的看:

  按理说这时候该当在啊……在呢,我刚才还瞥见他呢。旁边那人又搭腔,

  说完站起身往远处望,俄然一指:那不是!吉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

  果真,那胖胖的身影正从市场角落一个脏乱不胜的茅房里出来,一边逐渐地踱着

  一边还摸摸索索地系着裤带。

  吉庆忙道了声儿谢,扭头便窜了过去,还没到近前,就起头叔,叔地叫

  胡胖子正要推起本人的三轮,听到有人叫,习惯地回头,正瞥见四脖子流汗

  的吉庆,初另有些游移,定睛凝视才蓦然想起,于是咧嘴一乐:嘿,小子,来

  啦?吉庆气喘吁吁,奉迎地笑:来啦,叔,找你半天了。咋?又来卖鱼?

  胡胖子嘿嘿笑着说。

  可不,比上回还多呢,叔不是吩咐了?不断找叔呢,别人要都没给。吉

  庆也不晓得咋了,瞎话顺嘴就来。那胡胖子更是乐不可支,满足地拍了拍吉庆:

  好小子,仁义!走,瞅瞅去!吉庆答应一声,领着胡胖子到了船埠。

  似乎是特地给吉庆圆谎的,那船上还真有几个人低着头在舱里划拉着什么,

  二蛋儿正急皮狯脸地支应着。

  吉庆忙跳上去,听那些人正劝着二蛋:卖谁不是卖啊,说个价说个价!

  吉庆赶忙窜上去插话:真不可呢,给人留的,说好了的。给谁留的啊,他

  也用不了这么多啊。那些人依旧不依不饶,头都没抬,继续在舱里挑挑拣拣。

  谁说用不了啊,再来两船也照样包圆!胡胖子在死后搭了腔,蹁腿上了

  船。那划子立时便有些倾斜,忽悠一下,吓得胡胖子忙拧身跳上了岸,那一霎时

  竟身轻如燕。

  哟,胡哥啊,这是给你送的?那些人见了胡胖子,呵呵笑着问。

  可不!赶忙走着,没你们份!胡胖子似真似假地拉扯,生怕那些人对峙

  着要抢一样。那些人却并不下船,满嘴打着哈哈:这么多呢,匀点呗儿,你用

  得了嘛?胡胖子撇着嘴:用得了-——嘛?你把嘛去喽!我这还不敷呢!

  说完又伸手,连拉带扯地把那些人拽下了船。

  吉庆和二蛋儿甩着满脸的汗,眼巴巴地瞅着胡胖子。胡胖子等划子忽忽悠悠

  地终究停稳,这才逐渐地上去,猫腰在舱里翻着,边看边满足地点头:不错不

  子,里面逐渐地一篓鸭蛋。

  胡胖子几次地点头,心满足足地直起腰:得!依旧按上回的价,过秤!

  三个人分头忙活,胡胖子上岸拿来了秤,吉庆和二蛋儿紧着往筐里面把那些鱼来

  往前往地装进倒出,一会儿功夫,两筐鲜灵灵的鱼曾经放到了胡胖子的车上。

  依旧谁人代价,厚厚的一叠也依旧有零有整。胡胖子沾着唾沫如数家珍地数

  了,递到吉庆手里。吉庆仍是不数,捻了捻打成卷揣到了兜里。

  胡胖子昂首瞭了瞭天。亮堂堂的日头曾经漫过了房脊,绚烂的阳光没遮没挡

  地倾泻下来,映得人不由得皱眉眯眼。看了看收拾东西就要启程的小哥俩,胡胖

  子乐呵呵地说:不焦急回吧?上我那儿瞅瞅去?不了,叔,回了,还挺远

  的路呢。吉庆擦了擦汗。

  远啥啊,不就是杨家洼嘛,顺水儿漂那不一会就到?走!上我那儿瞅瞅去,

  也认认门,万一我不在呢,往后间接给我送去。胡胖子对峙着。二蛋儿看看吉

  庆,吉庆也瞅瞅二蛋儿,倒为了难。

  半天,二蛋儿嗫嚅着小声说:那这船。。。。。。胡胖子扑哧一下乐了

  :一破船还能丢喽?安心吧。想了想,依旧回头嚷了一嗓子。

  船埠上一角坐着一群敞胸露怀的须眉,有的是装卸货色的搬运工,有些是来

  往货船的艄公,正吆五喝六地说笑。胡胖子一嗓子过去,那些人停了说笑齐刷刷

  望过来,有的人认识胡胖子,便远远地回了一声:胡哥,咋着?这有条船,

  帮着呼应着点儿。齐了!安心吧胡哥,没不了!那些人乱糟糟应着,顺着

  胡胖子的手指看到了吉庆的船,吩咐着拴好别顺水漂走。

  二蛋和吉庆这才安心地上了岸,把缆绳牢牢地绕在绳柱上。胡胖子推着车,

  二蛋儿和吉庆一边一个在后面帮衬着出了市场。

  俵口镇本不大,附属于庆阳县。但由于北面紧傍下运河而南面又与一条通往

  关外的国道擦身而过,竟是个七通八达的地点,于是庆阳县两套班子建国初期便

  都将办公地点设立在了此处。久而久之,俵口便更加畅旺,四里八乡和周边县市

  的人们也习惯地把这一片都叫做了俵口,本来的庆阳县倒被人忽略了。独一让人

  还会想起的,也就是在县属机关和各个县属中小学的门匾上,还能看到那三个字。

  胡胖子蹁腿上了三轮车,招待着小哥俩儿也上来坐好。正所谓身大力不亏,

  看胡胖子肥头大脑一副养尊处优的容貌,蹬起车来竟是飞快,三轮车嗖嗖地穿街

  过巷,一会功夫儿便到了地界儿。吉庆和二蛋儿跳下车,昂首一看,倒是个饭店。

  胡胖子气喘吁吁地也下了车,大着嗓门喊了一声,呼喊人出来卸货,扭头看

  那哥俩还在迟游移疑,上去推了一把:愣着干啥,进去啊。

  叔不是在食堂么?吉庆迷惑的问。

  胡胖子嘿嘿一笑,说:食堂那是叔上班的地界儿,这是咱本人家开的。

  说完,招待着两人大咧咧往里走。刚走到门口,从里面出来了两个人,正迎了

  走在前头的俩个小年轻儿一看就是伴计,一男一女。男的穿戴一件早就看不

  出本色的白卦,前襟一片片的油渍,女的倒是干洁净净,粉扑扑的棉布短袖工作

  服,即称身又挺括,小立领也扣得严实。

  俩人冲胡胖子打了个招待,慌忙的上去把三轮车上的菜筐往下搬,吉庆返身

  想跟上去搭把手,刚一回头,又被胡胖子叫住了:来来来,认识一下你婶儿。

  吉庆回头,这才瞥见另有一个女人迈步出来,笑滋滋儿地立在门口。个子不高

  但也不算矮小,身子骨却是高耸苗条,白白净净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子清丽肃静严厉

  却让人又有一种没来由的亲近。特别是那一脸的笑,让吉庆认为温暖到了心里,

  说不出的熨帖。

  瞅着那女人绵绵的笑容,小哥俩不由自主地便有些狭隘,张了张口却咋也说

  不出话来。吉庆心里却在嘀咕:这女人瞅着挺好,配了胡胖子,白瞎了。

  胡胖子嘿嘿地笑,扭头和女人说:杨家洼的,前次那鱼就是他们的。女

  人哦了一声儿,忙侧身让出条道儿,照旧是满面笑容地招待着小哥俩儿进屋。

  直到走到女人跟前,吉庆才紧着哈了哈腰,满脸堆了生涩的笑.

  饭店不大不小,大概是时候未到,吃饭的人还没有,整个大堂显得宽宽敞敞

  却清新亮堂。两溜饭桌,大概有十几台,铺着雪白的桌布。大门劈面和很多饭店

  一样摆着个柜台,柜台上划一地叠放着账本算盘。柜子后面是一排酒水橱,花花

  绿绿地酒瓶摆了好几层,看上去琳琅满目。

  哥俩个进来,迟游移疑地不知所措,后边那女人早就跟了上来,笑呵呵招待

  着他俩找个桌子坐下,回身又去柜台拿来了茶壶茶杯。

  小哥俩累坏了吧?这得多早出门啊,也忒不易。女人笑盈盈地给吉庆和

  二蛋儿斟满了茶水,声音也是绵绵的。回头又喊了声胖子,让他拿烟。

  胡胖子慢吞吞走过来,撕扯着烟盒,扽出两根就往吉庆和二蛋儿面前扔,吉

  庆和二蛋儿忙伸手张张惶惶地接住,又小心奕奕地放在了桌子上,讪讪地咧嘴笑

  不会好,可别抽,这玩意儿不是他妈好东西。胡胖子大咧咧从桌子上拿

  起了一根儿,掏了火柴点上,深吸了一口又浓浓地吐出,冷不丁又想起了啥似地,

  望着吉庆和二蛋儿,指着女人又强调似地先容了一遍:我媳妇儿,你们得叫婶。

  吉庆和二蛋儿忙又站起身,齐刷刷地叫了一声,这回却不再游移了。

  听他谁人呢,啥婶不婶的。胡胖子的媳妇格格笑了一声,坐在了一边,

  随手从旁边桌子上拿过了一笸箩蒜,一边剥着一边问:俩兄弟杨家洼的?吉

  庆和二蛋儿赶紧点头应了。

  那可是好地界儿,比我们那儿强多了。

  婶也是下面庄儿的?吉庆喝了口水问。

  高台儿吉庆晓得,大概离杨家洼有五六十里地的路程。

  瞅着婶儿可不像呢。吉庆堆着笑,小心的说。

  咋不像?抖搂抖搂照样儿掉土渣儿。女人笑得更加现媚。

  我们那地界儿可比不了你们杨家洼,要地有地要水有水,我们只能打地里

  面刨食儿,看老天的脸儿吃饭呢。胡胖子慢吞吞地搭了话。

  可不,杨家洼多好,都说是宝葫芦呢。女人应和着。

  吉庆和二蛋儿没和人这么样的聊过天,初时也不晓得咋去接茬,只好哼哼哈

  哈地支吾着。聊了几句,被胡胖子两口儿的随和感染着,逐渐地也轻松了下来,

  有问有答的倒也是那么回事儿了。

  小哥俩都多大了,该娶媳妇了吧?胡胖子媳妇又问。

  早着呢,我刚初中毕业,他还没毕业呢。吉庆忙说。

  诶呦喂,这可不像。那女人定睛瞅过来,又看看胡胖子:我还认为得

  看你那眼神吧,非得把人说老了你才算完。胡胖子笑着数落着本人的媳

  那女人又细心的端详着吉庆和二蛋儿,眼神儿翻过来掉过去在两人的脸上踅

  摸了一会儿,扑哧又乐了:这细心一看还真不大,半大小子呢。说完用下巴

  颏点着二蛋儿,这兄弟一看就不大,又点着吉庆,这兄弟可真不像。瞅着

  眉眼吧,是个半大小子,可你瞅瞅这身板,活脱一大小伙子了。

  人家那是干活儿干出来的,你当都像咱家那小子?跟个秧子似地?胡胖

  子白了媳妇一眼。

  可不,要说还得是咱庄稼地里养人,来县上几年,身子骨都孬了。女人

  不但不恼,却还几次地点头。

  将近晌午,曾经连续有客人进来。

  女人麻利地收拾了桌子,站起身招待客人,逐个安设好后又对着胡胖子说:

  一会别让哥俩儿走了,在这吃。吉庆和二蛋儿赶忙站起来:不了不了,还

  回啥回,吃完了再走!胡胖子瓮声瓮气地说。

  真得回,出来太早,家里不晓得呢。吉庆忙着注释。

  胡胖子扭头瞅着本人的媳妇,正好女人走过来,听见吉庆的话并没太勉强,

  笑着说:既然如许,那就回吧,下回!下回必然要吃了再走,中不?

  中中。吉庆和二蛋儿连声的应了,迈了步子往外走。

  钱结了么?女人在后面追着问了一句,胖子嗯了一声儿,晃晃荡悠送哥

  正逢半夜下班时辰,街上人来人往的变得热闹。一辆辆自行车在不宽的街道

  上轻快地擦过,连串的铃声洪亮动听。倒也有从容不迫的,拎着的提兜慢吞吞地

  走。偶尔一两个熟识的,远远地和胡胖子打着招待,而胡胖子却背着个手故作矜

  持地几次点头,那容貌竟咋看咋不像个厨子。

  吉庆被胡胖子的故作姿势弄得有些想笑,却又不敢,只好忍着,推诿着让他

  胡胖子站在台阶下照旧背动手,脖颈子扬得老高笑模滋儿地交际,嘴角叼着

  根儿烟,袅袅的烟雾熏得一对小眼眯成了条缝儿,那张泛着油光的胖脸却更加地

  “胡哥!胡哥!”冷不丁的,一声锋利的喊叫从街劈面传来,跟着声音,一

  个身影飞快地在游走的行人中穿行而过,霎时便闪到了正推搡着的三人面前。

  胡胖子迷惑地去看那人,眼神中似曾了解。可吉庆和二蛋儿定睛一瞅,竟愣

  住了。这人他们认识。章节目次新书保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