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殷家洼 > 杨家洼情事TXT平凡小说

http://perthwatch.com/yjw/698.html

杨家洼情事TXT平凡小说

时间:2019-09-17 20:0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 字大都雅庇护你的眼睛第14章:

  九月一到,突然间便有了秋意。(瓦蓝瓦蓝的天高高的挂着几片云彩,被水洗过了似的白得炫目。吹来的风再没有了那种燥人的乌涂,清新恼人,缓缓的吹来,便又跟着南飞的大雁轻盈的擦过,不以为意的鄙人运河两岸浪荡。所到之处,染红了叶子,拂黄了成片的庄稼。阳光照旧的敞亮,却再不灼痛人的脊背,变得愈加宽怀愈加清澄,仿佛终究的乏了力,再没有了精气神去蒸融大地。

  城里的学校该当开学了,但在农村,还要过了九月,这叫秋假。这一个月里,希望着孩子们或多或少的帮家里干一些活计。家家都要收稻子,还要割成片的玉米。

  收成的季候,从来都是两家人一路做的。长贵带着吉庆,巧姨家也叫来了娘家兄弟,一路乘着秋爽恼人的好气候,把两家的庄稼收割了,捆成捆儿堆在场院。

  大巧儿和二巧儿跟在后面拾着麦穗,又眉飞色舞的掰着棒子,巧姨和大脚便在家里做饭烧水。大师伙各司其职,倒也其乐融融。

  等地里的或忙活完了,孩子们便收拾着要上学了,剩下的活计即是大人们来筹划。脱粒,扬场,晾晒,等一堆堆粮食装了麻袋码进了各家的粮仓,这一年的功效,便写在了每小我的脸上。

  忙活了这些天,虽然每天里累得腰酸腿疼的,大脚却更加的神清气爽。一是身子乏透了,躺在炕上便睡得结壮苦涩,再不消受刑似的熬那漫漫长夜;二是由于一桩突发事务。

  就在前几天,大脚被人上了身子。

  那天方才收完了那几亩高粱,成片的高粱秸子倒在地里,还没来得及扎捆,大脚俄然想起了要去翻几根甜杆。

  甜杆,比甘蔗要细,青绿色的,也是高粱的一种,只是穗小。其实吃甜杆抽穗时吃是最甜的,割下一截,撕扯着磕下皮儿,细细的吮吸里面的浆汁,那种甘甘得甜味儿,不断甜到心里。

  大脚娘家没有种高粱,可吉庆他舅舅却最爱吃甜杆。头些日子回家捎去了一捆,几天就被他舅吃完了,来信儿说还想要。眼瞅着庄稼都收了,再不找找就没了。

  吃过晌午饭,大脚谈论着让吉庆回地里去找。吉庆累得早就蔫头耷脑再不肯动弹,大脚也心疼吉庆,只好骑个车子本人下了地。

  天有些晴朗,灰灰的云彩掠着远处的屋脊慢慢的挪动,整个杨家洼则在雾气里模模糊糊像一头静心拱食的肥猪。

  大田里还有三三两两没有走尽得人,大脚并不留意他们,细心的在散落一地的秸子中翻找。扒弄了几下便找到一棵,掰开了看,还有些水分便抄在了怀里。

  摆布看看,又掰了几根儿,却发觉能吃的越来越少,看来,该当是被有心人翻检得差不多了。

  大脚有些沮丧,悔怨没有早想起这档子事儿,犹疑着便想回家。抬起身来,捶了捶酸痛的腰,却看见一公一母两条狗游玩着从身边跑过。那母狗垂头在地里逛逛停停地刨着食物,公狗却紧跟在它腚后,紧盯着母狗翘起尾巴显露的腚眼,伸了鼻子贪婪的嗅。一前一后人云亦云,像连在一路的火车。每当母狗停下来,公狗便放松时间从后面窜上去,前爪搭在母狗的腰上,挺了下面红红的工具也不管对没瞄准,便没命的耸动。

  恰是农忙季候,人们累得没有个精气神儿,再也想不起此外,畜生们却不管这些,即便不吃不喝,连六合万物都顾不上看一眼,得了闲就要忙活着这事儿。

  看到这里,大脚身上突然一阵发烧,又隐约的生出一股妒意,抬起脚,踢起一块土坷垃,正打在公狗耸动的背上,那狗嘶鸣了一声,从母狗身上跌落下来,又愉快的追奔而去。

  揉着腰回身往地头里走,随手掰折了一根甜杆嚼在嘴里。清甜的汁泉水似的在喉咙里充溢,一种快感立时在大脚心里飘荡开来。

  正预备推了车子上路,扭脸看去,却发觉锁柱从何处的庄稼地里出来,衣服搭在肩膀上,手里拎了把镰刀。锁柱抬眼看见了大脚,扬着镰刀招待大脚,大脚便停劣等他过来。

  这晚了,婶儿咋刚归去?

  锁柱紧走了两步,到大脚身边,咧了嘴笑着问。

  大脚给他看别在车架子上的几根甜杆:想拣点来着,可没找到几根。

  锁柱说:婶儿咋不早说呢,早说给婶送过去了,我家有的是。

  大脚忙欣喜的问他是不是真的?

  真的。我家特地种的甜杆,老多呢。

  锁柱用衣服擦了把汗,又说:此刻还有没割的,就是有些不咋甜了,婶儿如果不嫌,我带婶儿去。

  不嫌不嫌,有甜味儿就行啊。

  大脚忙说,随手又支上了了车子:是庆儿他舅奇怪吃,这不才想起来,再不弄点就没了。

  锁柱带着大脚往自家地里走,边走边回头说着:是啊,再不吃就干透了,一点汁子都没了。

  锁柱家的地在远离村子的那片坡上,成片的玉米曾经割了大半,剩下的一些和那些高粱甜杆仍生气勃勃的站着,风刮过来呼啦啦的响成一片。

  锁柱指给大脚看,本人却先跳下了田垄,挥着镰刀找到甜杆地拢着割了起来,边割边用指甲掐一下杆子,渗不出汁水的便划拉到一边。大脚也忙跟了进去,插不上手,只好帮着收拾割下来的甜杆。

  虽然有轻风阵阵的扫过来,在密密层层的地里却仍是闷热。锁柱早光了膀子,大脚穿戴褂子也被汗水打得精湿。

  干了一会儿,大脚见锁柱割了不少,便让他停下来歇歇。锁柱却不收手,说:再不割也只能当柴火了,给婶儿多弄一点。

  说完便抬起头冲大脚笑了笑,一打眼,却正都雅见大脚撩了下襟遮了脸在额头擦汗。

  大脚也是热得紧了,又感觉本人一个老娘们也用不着在个半大小子面前避忌,随手习惯性的便撩起了衣服,一截白生生的肚皮便露了出来。锁柱猫着腰,从下看去,肚皮上面竟隐约的现出两个浑圆的肉丘,一半被衣服遮着,一半鼓囊囊的晃荡。

  锁柱忍不住心里一紧,嗓子眼竟有些干,咽了口唾沫,手底下的镰刀却挥舞的慢了下来。

  大脚没有发觉锁柱不安本分的眼神,擦过了汗却又有了些尿意。摆布看了看,寻了一处茂密的庄稼地便钻了进去。进到深处,见身边林立的庄稼密欠亨风昏暗淡暗,这才安心,忙腿下裤子撅起屁股哗哗地撒。

  不意,就在她直起腰提裤子的时候,就听见背后的庄稼刷刷急响。大脚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清是怎样一回事,身子便被人掀倒摁在了地上。撕扯着看清那人竟是锁柱,大脚没喊出声来,便迷糊着说:你你你!

  锁柱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垂头扯她的裤子,因为用力,脸涨得通红。

  大脚用手去挣脱,但被锁住压得死死的,挣了几下也没法子起身,只好用力拽着本人的裤腰。锁柱的手却又换到上面来掀她的褂子,大脚只好又护住上面,一上一下的顾此失彼,慌乱中竟被锁住把裤子扯了下来。大脚就感觉下半身一凉,一只手就伸了进来,掏进了两腿间,身子扭动着却更便利了那只手,暖洋洋的竟在上面捻了起来。

  就在手伸进去的那一霎时,不知为啥,大脚没再挣扎,将头扭在了一边任其作为。这时她看见她的裤子曾经被锁柱胡乱的甩脱,悠悠荡荡的挂在一截弯曲的玉米杆上,潮湿的土壤粘在上面脏兮兮的那么不胜。

  她方才想到可惜想到要再骂锁柱,可是下身的感受立即转移了她的留意力。

  那是她久违了的深切和抵触触犯,分歧于长贵蜻蜓点水般的舌头,也回然洗衣棒槌的直白冰凉,倒是有灵气有生命的。虽然莽撞得不得方法,却带着一股火辣辣的炙热,那股热像一条蛇,晃着脑袋拼命地往里钻,直绷绷的便填满了大脚那空虚了多年的处所,像荒芜了很久的一块地,终究有人用锄头硬实实的耪了下去。

  大脚一会儿便被这种感受击溃了,不知不觉,两条腿竟环绕纠缠了上来,身子刷的一下便酥软了。

  可惜没几下,大脚就感觉锁柱在她的体内颤抖着射了出来。喷涌的工具像爆炸后的气浪,热力四射地迸发在身体的最深处,耳边霹雷隆地仿佛一阵巨响,她本人则被炸得纷纷碎碎飞到了天上。

  还没等她再落回地上回复复兴,锁柱却俄然跃起身,抓起扔在地上的镰刀,像个切得了手的偷儿一样飞快地逃走了。望着锁柱的背影在这片庄稼的尽头消逝,大脚这才带着满背脊的土壤怏怏地坐起身,恍恍惚惚地竟感应似做了个梦。

  回抵家时天曾经擦黑了,大脚换下一身的土衣没有洗涮就那么呆呆的坐在院子里,长贵问她怎样了她也不说。方才在地里的履历给了大脚极大的震动。她闭着眼睛一遍遍的回忆阿谁情景阿谁感受,潮湿的下身不由得突突的抽搐,意犹未尽的品尝方才的那股火热,又一会儿感觉本人的那条孔变得从来没有的空虚。

  就像方才偷到嘴的一块冰糖,还没来得及细嚼慢咽那股子甜美,打了个喷嚏便飞了出去,嘴里仍有甜香的津液,却再没有那般充分。

  特别是她在过后发觉,从下身的肉缝里渗出的那些遗留物,黏黏稠稠淅淅沥沥的滴下来,把腚沟打得一片溺滑,更让她的心颤栗发颤:这是多年未见的汉子的工具!她不由得捻着,凑到鼻子下闻,又沾着涂抹在乌黑的毛丛上,看着那一片毛发被浸湿弄得愈加芜杂,却舍不得将它擦拭清洁。

  从此日起,大脚俄然就非分特别留神起身边的人,干活的时候眼睛便成心无意的往锁柱家那块地的标的目的瞅,考虑着锁柱会不会仿照照旧那么冷不丁的跃出来。

  和吉庆说着说着也会很偶尔的聊起锁柱,吉庆老是冷笑着说锁柱傻乎乎的轶事,说完了就呵呵的笑,大脚也跟着笑,笑着笑着便又想到了锁柱曾深深地进入她身子里的阿谁物件。那天吉庆说,锁柱上完了初中就不上学了,要和他叔一路去干乡里的打井队。大脚听了,面前就浮现出锁柱攀着打井的机械往地里打眼的情景,想到这儿突然就涌上来一阵巴望,巴望着锁柱啥时候也用另一个物件也在她身上打个眼儿,于是满身炎热火烧火燎,当即又想起了阿谁后晌在玉米地里的感受,连耳边呼啦啦的风似乎也成了一种强无力的呼唤,让她心跳气喘坐立不宁。

  两天后镇里逢集,而镇里逢集长贵必会带着吉庆去瞧热闹。此日他们爷俩走后,大脚坐在当院又想起了那事儿,俄然记起昨晚上吉庆说起过,锁柱今天要在河滩里填坝摸鱼的,想着想着便再也坐不住,端了个盆放上几件脏衣服便上了大堤。

  翻过大堤,大脚一边赤了脚在河滩装着试水一边暗地里四下里瞅,转悠了半天,才见锁柱一小我穿了个大裤衩浸在水里收着捞网,身边一个水桶,桶里翻卷着活蹦乱跳的鱼。看情景这是要竣事了。

  见锁柱并没发觉本人,大脚一屁股坐在大堤上看着,估摸着下面收拾得差不多了,在锁柱往村里走时,藏在了一片槐树林里。待锁柱走进了,大脚闪了出来,小声的喊了一声:锁柱!

  锁柱扭头看见她,吓得差点没扔掉水里的桶,颤抖着腿说:婶儿,那天不是俺!那天不是俺!

  说着就迈腿欲逃。刚跑出两步,又听背后恨恨地道:锁柱你个傻杂碎!……你回头看看!

  锁柱回头一看,竟见大脚已将裤子褪下,在白花花的太阳下向他展示了那片黑乎乎的草地。他满身一震,一会儿大白了过来,放下手里的桶和渔网就飞驰回来,又一次把大脚扑到在地上……

  请支撑我们!【ctrl+d】珍藏!!!